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秋雁南回文学社区现代文学散文漫步 → [分享] 散 文 名 篇 阅 读


  共有16833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分享] 散 文 名 篇 阅 读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5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6 19:58:00

301
  您的太阳光对着我的心头的冬天微笑着,从来不怀疑它的春天的花朵。
302
  上帝在他的爱里吻着“有涯”,而人却吻着“无涯”。
303
  您横越过不毛之年的沙漠而到达了圆满的时刻。
304
  上帝的静默使人的思想成熟而为语言。
305
  “永恒的旅客”呀,你可以在我的歌中找到你的足迹。
306
  让我不至羞辱您吧,父亲,您在您的孩子们身上显现出您的光荣。
307
  这一天是不快活的,光在蹙额的云下,如一个被打的儿童,在灰白的脸上留着泪痕,风又叫号着似一个受伤的世界的哭声。但是我知道我正跋涉着去会我的朋友。
308
  今天晚上棕榈叶在嚓嚓地作响,海上有大浪,满月啊,就像世界在心脉悸跳。从什么不可知的天空,您在您的沉默里带来了爱的痛苦的秘密?
309
  我梦见了一颗星,一个光明的岛屿,我将在那里出生,而在它的快速的闲暇的深处,我的生命将成熟它的事业,像在秋天的阳光之下的稻田。
310
  雨中的湿土的气息,就像从渺小的无声的群众那里来的一阵子巨大的赞美歌声。
311
  说爱情会失去的那句话,乃是我们不能够当作真理来接受的一个事实。
312
  我们将有一天会明白,死永远不能够夺去我们的灵魂所获得的东西,因为她所获得的,和她自己是一体。
313
  上帝在我的黄昏的微光中,带着花到我这里来。这些花都是我过去之时的,在他的花篮中,还保存得很新鲜。
314
  主呀,当我的生之琴弦都已调得谐和时,你的手的一弹一奏,都可以发出爱的乐声来。
315
  让我真真实实地活着吧,我的上帝,这样,死对于我也就成了真实的了。
316
  人类的历史很忍耐地在等待着被侮辱者的胜利。
317
  我这一刻感到你的眼光正落在我的心上,像那早晨阳光中的沉默落在已收获的孤寂的田野上一样。
318
  我渴望着歌的岛峙立在这喧哗的波涛起伏的海中。
319
  夜的序曲是开始于夕阳西下的音乐,开始于它难以形容的黑暗的庄严的赞歌。
320
  我攀登上高峰,发现在名誉的荒芜不毛的高处,简直找不到遮身之地。我的导引者啊,领导着我在光明逝去之前,进到沉静的山谷里去吧,在那里,生的收获成熟为黄金的智慧。
321
  在这个黄昏的朦胧里,好些东西看来都有些幻相——尖塔的底层在黑暗里消失了,树顶像墨水的斑点似的。我将等待着黎明,而当我醒来的时候,就会看到在光明里的您的城市。
322
  我曾经受苦过,曾经失望过,曾经体会过“死亡”,于是我以我在这伟大的世界里为乐。
323
  在我的一生里,也有贫乏和沉默的地域。它们是我忙碌的日子得到日光与空气的几片空旷之地。
324
  我的未完成的过去,从后边缠绕到我身上,使我难于死去,请从它那里释放了我吧。
325
  “我相信你的爱。”让这句话做我的最后的话。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5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9 21:45:23

初冬浴日漫感 丰子恺   离开故居一两个月,一旦归来,坐到南窗下的书桌旁时第一感到异样的,是小半书桌的 太阳光。原来夏已去,秋正尽,初冬方到,窗外的太阳已随分南倾了。   把椅子靠在窗缘上,背着窗坐了看书,太阳光笼罩了我的上半身。它非但不象一两月前 地使我讨厌,反使我觉得暖烘烘地快适。这一切生命之母的太阳似乎正在把一种祛病延年, 起死回生的乳汁,通过了他的光线而流注到我的体中来。   我掩卷瞑想:我吃惊于自己的感觉,为甚么忽然这样变了?前日之所恶变成了今日之所 欢;前日之所弃变成了今日之所求;前日之仇变成了今日之恩。张眼望见了弃置在高阁上的 扇子,又吃一惊。前日之所欢变成了今日之所恶;前日之所求变成了今日之所弃;前日之恩 变成了今日之仇。   忽又自笑:“夏日可畏,冬日可爱”,以及“团扇弃捐”,乃古之名言,夫人皆知,又 何足吃惊?于是我的理智屈服了。   但是我的感觉仍不屈服,觉得当此炎凉递变的交代期上,自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足以使 我吃惊。这仿佛是太阳已经落山而天还没有全黑的傍晚时光:我们还可以感到昼,同时已可 以感到夜。又好比一脚已跨上船而一脚尚在岸上的登舟时光:   我们还可以感到陆,同时已可以感到水。我们在夜里固皆知道有昼,在船上固皆知道有 陆,但只是“知道”而已,不是“实感”。我久被初冬的日光笼罩在南窗下,身上发出汗来 ,渐渐润湿了衬衣。当此之时,浴日的“实感”与挥扇的“实感”在我身中混成一气,这不 是可吃惊的经验么?   于是我索性抛书,躺在墙角的藤椅里,用了这种混成的实感而环视室中,觉得有许多东 西大变了相。有的东西变好了:象这个房间,在夏天常嫌其太小,洞开了一切窗门,还不够 ,几乎想拆去墙壁才好。但现在忽然大起来,大得很!不久将要用屏帏把它隔小来了。又如 案上这把热水壶,以前曾被茶缸驱逐到碗橱的角里,现在又象纪念碑似地矗立在眼前了。棉 被从前在伏日里晒的时候,大家讨嫌它既笨且厚,现在铺在床里,忽然使人悦目,样子也薄 起来了。沙发椅子曾经想卖掉,现在幸而没有人买去。从前曾经想替黑猫脱下皮袍子,现在 却羡慕它了。反之,有的东西变坏了:象风,从前人遇到了它都称“快哉!”欢迎它进来。 现在渐渐拒绝它,不久要象防贼一样严防它入室了。又如竹榻,以前曾为众人所宝,极一时 之荣。现在已无人问津,形容枯槁,毫无生气了。壁上一张汽水广告画。角上画着一大瓶汽 水,和一只泛溢着白泡沫的玻璃杯,下面画着海水浴图。以前望见汽水图口角生津,看了海 水浴图恨不得自己做了画中人,现在这幅画几乎使人打寒噤了。裸体的洋囝囝趺坐在窗口的 小书架上,以前觉得它太写意,现在看它可怜起来。希腊古代名雕的石膏模型Venus① 立像,把裙子褪在大腿边,高高地独立在凌①维纳斯。   空的花盆架上。我在夏天看见她的脸孔是带笑的,这几天望去忽觉其容有蹙,好象在悲 叹她自己失却了两只手臂,无法拉起裙子来御寒。   其实,物何尝变相?是我自己的感觉变叛了。感觉何以能变叛?是自然教它的。自然的 命令何其严重:夏天不由你不爱风,冬天不由你不爱日。自然的命令又何其滑稽:在夏天定 要你赞颂冬天所诅咒的,在冬天定要你诅咒夏天所赞颂的!   人生也有冬夏。童年如夏,成年如冬;或少壮如夏,老大如冬。在人生的冬夏,自然也 常教人的感觉变叛,其命令也有这般严重,又这般滑稽。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静静的溪流
  53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飘逝如风
等级:贵宾 贴子:1098 积分:5241 威望:4 精华:3 注册:2005-11-18 23:35: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17 15:57:11

好多又好长啊,我又得打印出来慢慢看,否则,嘿,我的眼睛会受不了呢


记忆,有过;怀念,总在记忆深处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克鲁希亚
  54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1 积分:5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1-7 19:21: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19 14:43:35

真不错哦 我是新来的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古笛
  55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
等级:贵宾 贴子:1325 积分:4998 威望:2 精华:0 注册:2003-12-21 1: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25 12:43:59

看的累了,休息下,继续,谢谢楼主..:)献花..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56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26 22:04:36

红颜都很美丽。——《回声》(三毛作品第15号)

回声是一种恫嚇,它不停息的深入人心,要的不过是一个证明。(ECHO)                    我爱我的童年。可是我的童年不爱我。        唐那边有个斑竹发来消息说,去看看那边关于童年的征文。我去了,存心灌水地发了一个贴,我说,关于童年,我要说的只有这一句话。其实这句话,最早是凡人阿赛赛说。   怎样的童年是好,怎样的童年是不好。我觉得再不好的童年也是好的。这话,你若等到再老一些的时候去体会,便可以体会得更深刻。真的,我没有骗你。        我的童年,可以说的实在是不多。我是怎样从一个好小孩变成坏小孩的,这我也说不太清楚。          当三毛还是小人的时候。有过持续七年没有上学的日子。那是没日没月没有儿童节。而在我少年的心里,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憎恨。是逃课爬山,胡思乱想的小孩。是在学校沿河危险的堤岸上面摇摆行走的小孩。是让老师们伤透脑筋的小孩,是老师们害怕的小孩。是父母被老师叫到学校说你的小孩不乖领回家去吧的小孩。          “小小的双手,怎么用力,也解不开,是个坏孩子的死结。(《轨外》曲 李泰铭 唱 潘越云·齐豫 )”          三毛说写这句的时候发觉自己竟然悄悄流泪。大人的回忆,小人的遭遇,那里面孱弱、自卑、寂寞都是如此无能为力。   而那段漫长的岁月里,从我的童年到我的少年,那里面的孱弱自卑还有寂寞,也不只是因为当时年纪小。到如今,我依旧总会感觉到心里面那么多的无能为力。怎样努力也不曾从一个小孩蜕变出来。我的少年,那样漫长的少年时光,竟可以埋伏下来,成为心里面的病。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今生的起步,要等到什么时候。(《谜》曲 翁孝良 唱 潘越云·齐豫 )”   等到什么时候?                        三毛这样子形容她的初恋:灰暗厚重的幔子呼一下被刮去,爱的风雨如此欢畅强烈的向我吹拂过来。直到这一刻,生命才显出了意义和一切复杂的滋味。   《七点钟》(曲 李宗盛 唱 齐豫 )里,她的初恋情节。是站在你的面前,还害怕是梦一场。是面对面坐着,还以为是真是梦是幻。是守住一个人的电话,就会有渡日如年的狂盼。   而我们初度爱情。是十七岁凉夏的夜。野百合盛开的山谷,淡草的清香,寂静清冷的月亮。惊惶的少年,哭泣的少女。          你听说过什么有结果的初恋么?三毛受初恋的重挫离开。而我也曾经对他说,有一天我会,插上翅膀飞。都是飞,都是离开。          “我不怕等待,你始终不说的答案。但是,行装理了,箱子扣了,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飞》曲 李宗盛 唱 潘越云 )”          可是那样的少年懵懂,那样的初恋时光。我们怎么可能会说出,只要你,说出一个未来,我会是你的。这一切都可以放弃。怎么可能。   其实,我们都不曾经历过什么。在耳边一再呼唤的,不过只是一种缓慢的幻觉。那么多无疾而终的爱情,也曾一度让我们开始不相信爱情。如果你说爱情像晓梦里的彩蝶穿梭,朝生暮死。那么我说,爱情也像是蝴蝶的蜕变,只有破茧而出,才能自由自在。          “爱情不是我永恒的信仰,只等待,等待,时间给我一切的答案。(《晓梦蝴蝶》曲 陈志远 唱 潘越云 )”          时间可以给我一切的答案。   我只管我嘹亮而持久地歌唱。                        三毛的一生也是一个传奇。而这个传奇的高潮,是她的远走高飞。走了五十个城市,五十一个才是故乡。心里面隔世的乡愁。故乡永远在远方。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麽流浪,为什麽流浪远方。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曲 李泰祥 唱 齐豫 )          但是谁能说,那些不断的远行,不是她生命里一次又一次地被救赎。深夜醒来的时候,回声如同潮汐起伏。久久不肯退去的行走的欲望。梦里面的呼唤。哪里是家。那样绝望里面仍有不灭的希冀。          “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沙漠化为一口水井,井里面,一双水的眼睛,荡出一抹微笑。(《沙漠》曲 李泰祥 唱 齐豫 )”        就像干涸炎酷,大漠风沙。心里面,眼睛里面。有一口希望的井在滋润。          还有三毛,和她的大胡子。狂吹的风沙里,古老的故事。死生契阔,他们惊世骇俗的生命情事。那首让人动容的《今世》唱了一世的地老天荒。   有没有人和我说过,你的到来,是一场前世的约会?那么我想,他是爱我的。          “不是跟你说过三次了吗,我—是—你—的—天使。(《今世》曲 李泰祥 唱 齐豫 )”          天使。天使。天使。为何要离开,你的天使。荷西,你忘了忘了忘了忘了那一次又一次水边的泪与盼。你忘了岸边等你回家的女人。她不得不交出你,在皓月当空的夜晚。那么得不情愿。可是,和生命拔河,和永恒拔河,注定惨败。          就这样,跟你血泪交融。一如万年前的初夜。(《今世》)      死亡永垂不朽。他们永远分离。                    什么都已经带不来恐惧了。我们曾经在一起。你带给我疼痛的夜里。就是我的亘古一世。                        开尽了繁花,退尽了潮水。从此孀居的女子。没有黎明的长夜,白花一朵一朵悄悄在墙角开放。那么多年,花也爬上了发鬓,而日子,总得过下去。过得了一夜,就过得了第二夜。   这种岁月,其实不难,就是慢了。          说得多好,不难,就是慢了。          “月季花慢慢爬墙。青苔,也比它快了。(《孀》曲 陈扬 唱 齐豫 )”          要她如何耐住生命的悲哀?生存的无力。生命的多余。当三毛写出,醒来,我已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不觉得一个人选择主动弃世是一件多么不值得原谅的事。   明天的星星挂在南边而不在寒冷北边。          知路的候鸟不迷航,我只待有一条蛇,带我去彼岸。                        《远方》应该算是破茧成蝶的顿悟。          “远方有多远,请你请你,告诉我。到天涯,到海角,算不算远。问一问你的心,只要它答应。没有地方是到不了的那么远。(《远方》曲 李泰铭 唱 潘越云·齐豫)”          哪里是归宿,哪里是尽头。问一问你的心,只要它答应。                 那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梦田》曲 翁孝良 唱 潘越云·齐豫)          心里一亩田,一个梦,一颗种子。就足够了。                                           PS:这是一张『传记音乐』。制作人齐豫与王新莲,歌者齐豫与潘越云。记录了三毛的半生故事。专辑中贯穿了三毛本人的旁白。歌词皆出自三毛手笔。用三毛的英文名为专辑的名称。《回声》是以歌声替三毛立的传。潘越云的低沉吟唱。齐豫的高远呼唤。苍凉的寂寞,是风沙的底色。悲愤的呐喊,是死别的痛苦。          这是三毛的故事,三毛的传奇。是一个女人的感情历程。          看到有段文字这样写,我觉得适合这个标题,于是要把它贴出来。   “三毛的作品是有关每一个女人都或多或少有的梦想与痛楚,而齐豫与潘越云对这些文字的演绎就是将我们自己解剖给自己看:第一次,你以为那都是三毛,会感怀她自闭的少女时代,玩味她单纯的初恋情怀,会自在品尝沙漠中的那些过往情事,还会看她舔自己的伤痕;第二次,你被歌者吸引,你看见另外的女人加入这些情绪中来,并且温柔令你妥协;如果还听,听下去的就只能是你自己了。这样的音乐本身就是一个故事,而倘若音乐负载了这样三个女人的故事的话,那就是整个女人的故事。然而,女人的故事里总会有男人,那么这号称“三毛第15号作品”的《回声》,回应的就是全部人生的故事了。”                  三毛提到过,说她有两个朋友。齐豫是天使。潘越云是埃及艳后。      谁说三个丑女人一台戏?   在我眼里。红颜都很美丽。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57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29 23:13:20

图画与人生----丰子恺   我今天所要讲的,是“图画与人生”。就是图画对人有什么用处?就是做人为什么要描 图画,就是图画同人生有什么关系?   这问题其实很容易解说:图画是给人看看的。人为了要看看,所以描图画。图画同人生 的关系,就只是“看看”。   “看看”,好像是很不重要的一件事,其实同衣食住行四大事一样重要。这不是我在这 里说大话,你只要问你自己的眼睛,便知道。眼睛这件东西,实在很奇怪:看来好像不要吃 饭,不要穿衣,不要住房子,不要乘火车,其实对于衣食住行四大事,他都有份,都要干涉 。人皆以为嘴巴要吃,身体要穿,人生为衣食而奔走,其实眼睛也要吃,也要穿,还有种种 要求,比嘴巴和身体更难服侍呢。   所以要讲图画同人生的关系,先要知道眼睛的脾气。我们可拿眼睛来同嘴巴比较:眼睛 和嘴巴,有相同的地方,有相异的地方,又有相关联的地方。   相同的地方在那里呢?我们用嘴巴吃食物,可以营养肉体;我们用眼睛看美景,可以营 养精神。——营养这一点是相同的。譬如看见一片美丽的风景,心里觉得愉快;看见一张美 丽的图画,心里觉得欢喜。这都是营养精神的。所以我们可以说:嘴巴是肉体的嘴巴,眼睛 是精神的嘴巴——二者同是吸收养料的器官。   相异的地方在那里呢?嘴巴的辨别滋味,不必练习。无论哪一个人,只要是生嘴巴的, 都能知道滋味的好坏,不必请先生教。所以学校里没有“吃东西”这一项科目。反之,眼睛 的辨别美丑,即眼睛的美术鉴赏力,必须经过练习,方才能够进步。所以学校里要特设“图 画”这一项科目,用以训练学生的眼睛。眼睛和嘴巴的相异,就在要练习和不要练习这一点 上。譬如现在有一桌好菜,都是山珍海味,请一位大艺术家和一位小学生同吃。他们一样地 晓得好吃。反之,倘看一幅名画,请大艺术家看,他能完全懂得它的好处。请小学生看,就 不能完全懂得,或者莫名其妙。可见嘴巴不要练习,而眼睛必须练习。所以嘴巴的味觉,称 为“下等感觉”。   眼睛的视觉,称为“高等感觉”。   相关联的地方在那里呢?原来我们吃东西,不仅用嘴巴,同时又兼用眼睛。所以烧一碗 菜,油盐酱醋要配得好吃,同时这碗菜的样子也要装得好看。倘使乱七八糟地装一下,即使 滋味没有变,但是我们看了心中不快,吃起来滋味也就差一点。反转来说,食物的滋味并不 很好,倘使装璜得好看,我们见了,心中先起快感,吃起来滋味也就好一点。学校里的厨房 司务很懂得这个道理。他们做饭菜要偷工减料,常把形式装得很好看。风吹得动的几片肉, 盖在白菜面上,排成图案形。两三个铜板一斤的萝卜,切成几何形体,装在高脚碗里,看去 好象一盘金钢石。学生走到饭厅,先用眼睛来吃,觉得很好。随后用嘴巴来吃,也就觉得还 好。倘使厨房司务不懂得装菜的办法,各地的学校恐怕天天要闹一次饭厅呢。外国人尤其精 通这个方法。洋式的糖果,作种种形式,又用五色纸、金银纸来包裹。拿这种糖请盲子吃, 味道一定很平常。   但请亮子吃,味道就好得多。因为眼睛帮嘴巴在那里吃,故形式好看的,滋味也就觉得 好些。   眼睛不但和嘴巴相关联,又和其他一切感觉相关联。譬如衣服。原来是为了身体温暖而 穿的,但同时又求其质料和形式的美观。譬如房子,原来是为了遮蔽风雨而造的,但同时又 求其建筑和布置的美观。可知人生不但用眼睛吃东西,又用眼睛穿衣服用眼睛住房子。古人 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我想,这“几希”恐怕就在眼睛里头。   人因为有这样的一双眼睛,所以人的一切生活,实用之外又必讲求趣味。一切东西,好 用之外又求其好看。一匣自来火,一只螺旋钉,也在好用之外力求其好看。这是人类的特性 。人类在很早的时代就具有这个特性。在上古,穴居野处,茹毛饮血的时代,人们早已懂得 装饰。他们在山洞的壁上描写野兽的模样,在打猎用的石刀的柄上雕刻图案的花纹,又在自 己的身体上施以种种装饰,表示他们要好看;这种心理和行为发达起来,进步起来,就成为 “美术。”故美术是为了眼睛的要求而产生的一种文化。故人生的衣食住行,从表面看来好 像和眼睛都没有关系,其实件件都同眼睛有关。越是文明进步的人,眼睛的要求越是大。人 人都说“面包问题”是人生的大事。其实人生不单要吃,又要看;不单为嘴巴,又为眼睛; 不单靠面包,又靠美术。面包是肉体的食粮,美术是精神的食粮。没有了面包,人的肉体要 死。没有了美术,人的精神也要死——人就同禽兽一样。   上面所说的,总而言之,人为了有眼睛,故必须有美术。   现在我要继续告诉你们:一切美术,以图画为本位,所以人人应该学习图画。原来美术 共有四种,即建筑、雕塑、图画和工艺。建筑就是造房子之类,雕塑就是塑铜像之类,图画 不必说明,工艺就是制造什用器具之类。这四种美术,可用两种方法来给它们分类。第一种 ,依照美术的形式而分类,则建筑、雕刻、工艺,在立体上表现的,叫做“立体美术”。图 画,在平面上表现的,叫做“平面美术”。第二种,依照美术的用途而分类,则建筑、雕塑 、工艺,大多数除了看看之外又有实用的(譬如住宅供人居住,铜像供人瞻拜,茶壶供人泡 茶),叫做“实用美术”。图画,大多数只给人看看,别无实用的,叫做“欣赏美术”。这 样看来,图画是平面美术,又是欣赏美术。为什么这是一切美术的本位呢?其理由有二:   第一,因为图画能在平面上作立体的表现,故兼有平面与立体的效果。这是很明显的事 ,平面的画纸上描一只桌子,望去四只脚有远近。描一条走廊,望去有好几丈长。描一条铁 路,望去有好几里远。因为图画有两种方法,能在平面上假装出立体来,其方法叫做“远近 法”和“阴影法”。用了远近法,一寸长的线可以看成好几里路。用了阴影法,平面的可以 看成凌空。故图画虽是平面的表现,却包括立体的研究。   所以学建筑、学雕塑的人,必须先从学图画入手。美术学校里的建筑科、雕塑科,第一 年的课程仍是图画,以后亦常常用图画为辅助。反之,学图画的人,就不必兼学建筑或雕塑 。   第二,因为图画的欣赏可以应用在实际生活上,故图画兼有欣赏与实用的效果。譬如画 一只苹果,一朵花,这些画本身原只能看看,毫无实用。但研究了苹果的色彩,可以应用在 装饰图案上;研究了花瓣的线条,可以应用在磁器的形式上。所以欣赏不是无用的娱乐,乃 是间接的实用。所以学校里的图画科,尽管画苹果、香蕉、花瓶、茶壶等没有用处的画,但 由此所得的眼睛的练习,却受用无穷。   因了这两个理由——图画在平面中包括立体,在欣赏中包括实用——所以图画是一切美 术的本位。我们要有美术的修养,只要练习图画就是。但如何练习,倒是一件重要的事,要 请大家注意。上面说过,图画兼有欣赏与实用两种效果。欣赏是美的,实用是真的,故图画 练习必要兼顾“真”和“美”这两个条件。具体地说:譬如描一瓶花,要仔细观察花、叶、 瓶的形状、大小、方向、色彩,不使描错。这是“真”的方面的工夫。同时又须巧妙地配合 ,巧妙地布置,使它妥贴。   这是“美”的方面的工夫。换句话说,我们要把这瓶花描得像真物一样,同时又要描得 美观。再换一句话说,我们要模仿花、叶、瓶的形状色彩,同时又要创造这幅画的构图。总 而言之,图画要兼重描写和配置、肖似和美观、模仿和创作,即兼有真和美。偏废一方面的 ,就不是正当的练习法。   在中国,图画观念错误的人很多。其错误就由于上述的真和美的偏废而来,故有两种。 第一种偏废美的,把图画看作照相,以为描画的目的但求描得细致,描得像真的东西一样。 称赞一幅画好,就说“描得很像”。批评一幅画坏,就说“描得不像”。这就是求真而不求 美,但顾实用而不顾欣赏,是错误的。图画并非不要描得像,但像之外又要它美。没有美而 只有像,顶多只抵得一张照相。现在照相机很便宜,三五块钱也可以买一只。我们又何苦费 许多宝贵的钟头来把自己的头脑造成一架只值三五块钱的照相机呢?这是偏废了美的错误。   第二种,偏废真的,把图画看作“琴棋书画”的画。以为“画画儿”,是一种娱乐,是 一种游戏,是消遣的。于是上图画课的时候,不肯出力,只思享乐。形状还描不正确,就要 讲画意。颜料还不会调,就想制作品。这都是把图画看作“琴棋书画”的画的原故。原来弹 琴、写字、描画,都是高深的艺术。不知那一个古人,把“下棋”这种玩意儿凑在里头,于 是琴、书、画三者都带了娱乐的、游戏的、消遣的性质,降低了它们的地位,这实在是亵渎 艺术!“下棋”这一件事,原也很难;但其效用也不过像叉麻雀,消磨光阴,排遣无聊而已 ,不能同音乐、绘画、书法排在一起。倘使下棋可算是艺术,叉麻雀也变成艺术,学校里不 妨添设一科“麻雀”了。但我国有许多人,的确把音乐、图画看成与麻雀相近的东西。这正 是“琴棋书画”四个字的流弊。现代的青年,非改正这观念不可。   图画为什么和下棋、叉麻雀不同呢?就是为了图画有一种精神——图画的精神,可以陶 冶我们的心。这就是拿描图画一样的真又美的精神来应用在人的生活上。怎样应用呢?我们 可拿数学来作比方:数学的四则问题中,有龟鹤问题:龟鹤同住在一个笼里,一共几个头, 几只脚,求龟鹤各几只?又有年龄问题:几年前父年为子年的几倍,几年后父年为子年的几 倍?这种问题中所讲的事实,在人生中难得逢到。有谁高兴真个把乌龟同鹤关在一只笼子里 ,教人猜呢?又有谁真个要算父年为子年的几倍呢?这原不过是要借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来 训练人的头脑,使头脑精密起来。然后拿这精密的头脑来应用在人的一切生活上。我们又可 拿体育来比方,体育中有跳高、跳远、掷铁球、掷铁饼等武艺。这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很 少用处。有谁常要跳高、跳远,有谁常要掷铁球、铁饼呢?这原不过是要借这种武艺来训练 人的体格,使体格强健起来。然后拿这强健的体格去做人生一切的事业。图画就同数学和体 育一样。人生不一定要画苹果、香蕉、花瓶、茶壶。原不过要借这种研究来训练人的眼睛, 使眼睛正确而又敏感,真而又美。然后拿这真和美来应用在人的物质生活上,使衣食住行都 美化起来;应用在人的精神生活上,使人生的趣味丰富起来。这就是所谓“艺术的陶冶”。   图画原不过是“看看”的。但因为眼睛是精神的嘴巴,美术是精神的粮食,图画是美术 的本位,故“看看”这件事在人生竟有了这般重大的意义。今天在收音机旁听我讲演的人, 一定大家是有一双眼睛的,请各自体验一下,看我的话有没有说错。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58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29 23:14:41

顾城与谢烨的情书

顾城与谢烨的婚恋悲剧曾令世人为之震惊。时光流转,当年发生在澳洲的血腥一幕已经被人们淡忘。而今拂去岁月的风尘,重新捡起发黄的纸篓,去重温顾城与谢烨的爱情故事,我们可以发现,在这些书信中,早已埋下了两人日后悲剧的种子。 我不怕世界,可是怕你 顾城致谢烨 1 小烨: 那是件多么偶然的事。我刚走出屋子,风就把门关上了。门是撞锁,我没带钥匙进不去。我忽然生起气来,对整个上海人都愤怒。我去找父亲对他说:“我要走,马上就走,回北京。”父亲气也不小,说:“你走吧。” 买票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见你,按理说我们应该离得很近,因为我们的座位紧挨着。火车开动的时候,我看见你了吗?我和别人说话,好像在回避一个空间、一片清凉的树。到南京站时,别人占了你的座位,你没有说话,就站在我身边。我忽然变得奇怪起来,也许是想站起来,但站了站却又坐下了。 我开始感到你、你颈后飘动的细微的头发。我拿出画画的笔,画了老人和孩子、一对夫妇、坐在我对面满脸晦气的化工厂青年。我画了你身边每一个人,但却没有画你。我觉得你亮得耀眼,使我的目光无法停留。你对人笑,说上海话,我感到你身边的人全是你的亲人,你的妹妹、你的姥姥或者哥哥,我弄不清楚。 晚上,所有的人都睡了,你在我旁边没有睡,我们是怎么开始谈话的,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你用清楚的北京话回答,眼睛又大又美,深深地像是幻梦的鱼群,鼻线和嘴角都有一种金属的光辉。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给你念起诗来,又说起电影,又说起遥远的小时候的事情。你看着我,回答我,每走一步都有回音。我完全忘记了刚刚几个小时之前我们还是陌生的,甚至连一个礼貌的招呼都不能打。现在却能听着你的声音,穿过薄薄的世界走进你的声音、你的目光……走着却又不断回到此刻,我还在看你颈后最淡的头发。 火车走着,进入早晨,太阳在海河上明晃晃升起来。我好像惊醒了,我站着,我知道此刻正在失去,再过一会儿你将成为永生的幻觉。你还在笑,我对你愤怒起来,我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你生活着、生长着比我更真实。我掏出纸片写下我的住址。车到站了你慢慢收拾行李,人向两边走去,我把地址给你就下了火车。 顾 城 1979年7月 2 小烨: 我手一触到你的信就失去了控制,我被温暖的雾包围,世界像大教堂一样在远处发出回音。你漂浮着,有些近了…… 我醒来的时候,充满憎恨,对自己的憎恨,恨自己小小的可怜的躯壳,它被吸在地上,被牢牢地粘在蜘蛛网上,挣扎。现实不管你怎样憎恨,都挨着你、吸着你,使你离梦想有千里之遥。 顾 城 3 小烨: 你把我想得很好,这使我很高兴,也很紧张,因为我毕竟是个渺小的人。 我想做一个好人,甚至还想有价值,这两者是统一的。我说的价值首先是内心的价值。小时候我这么写过:“向着光明走去,擦洗着自己的灵魂,用决心和毅力,抛去身后的暗影。”“负载着罪恶活着比死亡更可怕。”在痛苦、疑惑、内疚面前,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内疚。由于自身的叛变行为,你看不起自己,不管你在尘世获得什么,这种蔑视都要伴随你终生。我深深地知道世界上只有一种快乐,那就是问心无愧的快乐、做一个好人的快乐。做一个艺术家,他要受到处罚,因为他要穿过现实的罪恶,把这种信念带给人世,他要告诉人们在那个河岸上(就是你说的被晨光照亮的河岸)有这种快乐,这里没有、商店里没有、彩车里没有、高高的检阅台上也没有。他做了一个轻微的手势,他获得了价值,他也为此受到惩罚。 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但我知道我要做,在我失败的时候,在世界的门都对我“砰、砰”关上的时候,你还会把你的手给我吗? 我不怕世界,可是怕你,我的理智和自制力一点都没用。阿喀琉斯是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他不会受伤,因为生下来时,被母亲握住脚在冥河中浸过。他不会受伤,但被母亲握过的脚跟却是他惟一的致命之处。 顾 城 我曾想过用手遮住你的眼睛 谢烨致顾城 1 顾城: 你是个怪人,照我爸爸的说法也许是个骗子。你把地址塞在我手里,样子礼貌又满含怒气。为了能去找你,我想了好多理由。我沿着长长的长着白杨树的道路走,轻轻敲了你的门。开门的是你母亲,她好像已经知道了我,就那么很注意地看我。你走出来,好像还没睡醒,黑钢笔直接放在口袋里。你不该同我谈哲学,因为衣服上的墨迹惹人发笑,我想提醒你,又发现别的口袋同样有许多墨水的颜色,才知道这是你的习惯。我给你留下地址,还挺傻地告诉了你我走的日子。离开那天你去送我,我们什么都没说,我们知道这是开始而不是告别。 “你会给我写信么?”你说。“会的。”“写多少呢?”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等于两部长篇小说。 小 烨 1979年7月 2 顾城: 今天我觉得精神特别好,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病了,发高烧昏昏沉沉好几天,今天我真的觉得我已经好了。 这几天我躺在床上,天天看或者说是听你的信,也许我真从你那儿带走了灵魂,它不时聚成你的样子,把你的诗送到我耳边,我好像一个住在海边的姑娘,听小石子在海水中唱歌。 你的信让我看见了将来,多好,为什么我不能和你一起看看将来呢?我感到云从松树上升起来,你一步步上台阶,你就走在我身边,我相信,这是命运。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而命运是漫长的。 这会儿,起风了,风吹起我的头发,好像把我的灵魂也吹得飞升起来,我太高兴了,真累……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你,像兄长那样站在我面前。你礼貌地带着我走路,给我讲安徒生、法布尔的故事,讲路边的草怎么结出果子,瓢虫有多少斑点,你神气地走在路上,好像整个北方都有属于你。也许,你还要回到你少年时放猪的地方,走被雨水冲坏的路,白石头美丽地显示出来,你的目光注视着它,穿过巨大的天空,向东方伸去。苦咸的泪洒遍荒凉的土地,到处是白蒙蒙的,就像雪、像冬天,你就在这上面走,越来越远,你还是相信有一个河岸,那里的土地被晨光照亮,曲曲折折的。有许多鸟、许多大雁在那儿栖息,它们把头放在翅膀下面睡觉。你是属于它们的,你会飞,眼睛里映着我和世界。而我只能躺着,躺在热砂子上生病。 真不想让你走得太远,我曾想过用手遮住你的眼睛,现在不了,真的那么做,会使我不得安宁的。 没人说你是坏人,火车开来开去上边装满了人,有好有坏,你都不是,你是一种个别的人。 小 烨 1979年8月 3 顾城: 你说的是挺好的事:跟着,跟车子、跟人、跟奇怪的声音、冰糖葫芦、卖豆腐的,什么都跟,到冬天下大雪就出去跟脚印,挺害怕也挺高兴。我跟过一种带花的脚印,一溜儿轻轻转弯,绕过荆棘到山上去了,我总和别人争论那是什么,是黄鼠狼,还是狐狸,当然不是院里明婶家的老黑猫。最好是一种比较可怕的东西--鬼装的或者索性是老灰狼站起来了。 你跟着我当然不坏,可你知道我在跟什么呢? 小 烨 1979年9月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59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1-29 23:21:30

游戏

--------------------------------------------------------------------------------

作者:谢烨

(我和顾城)

    一

  生活,很早就开始了,我们各自的生活。我们好象只是在河的两岸玩耍,为了有一天能在桥上相遇,交换各自的知了壳和秘密。我们站在桥上往下看着。看两岸过去的风景,看时光流逝。     二

  金晃晃的屋顶在晨光中升起,夏天的草发出一种香气,夏天折断的草杆落到地上。这时,那个短头发的傻子来了,她穿着黑颜色的脏衣服去敲各家的门。她大声说:“大哥,醒了吗?天亮了,咱们上山捉鸟去。”醒了的人愤怒极了,呵斥她,用锅铲赶她。她这么愣了愣,又去敲别家的门。   那是我童年的早晨,在北方,承德,我的早晨。     三

  太阳出来了,光照耀着土地和山中的小塔,照着那个暮气沉沉的小男孩。他装出大人样子,也斜着世界。他的窗子上停着一只绿知了。   在这个早晨的那边,在夜里,他曾久久地跟着一群大孩子跑到有村的野地去。站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看他们打亮手电聚在一起有些争执,然后往前移动着,这时候,他才慢慢走过去在他们掏过的知了的地方又掏了一掏,同时他那么害怕漆黑的树影里想象的蛇虫。   现在,知了就在他窗子上,那么大胆。它趴在自己蜕下的壳边上,身上的颜色开始由淡黄变成棕绿继而又换为群青。软弱的腿,坚硬起来,它开始向上爬动,用小汽泡似的眼睛四下看看。它不知道那个胆小的男孩就叫顾城。     四

  我们在一起生活,他很坦然,觉得一切都理应如此。有时候他还很委屈地告诉别人:“费了好大劲呢!”   我很高兴,又似乎想悄悄地遮掩点什么。     五

  八月八日,夏天的上海正热呢,我们带了户口本,一起去登记结婚。他穿着我买的那套白色衣服,觉得自己走在街上挺惹眼,好象谁都发现他正要去结婚。   我呢,真想悄悄地走过政府大楼,谁也不惊动。是哪个大门口?我不知道,我不想问别人,只想一直走下去。   也许走过了,也许还没到。我在一个路口张望了一下,他有点怀疑:“你不是认识吗?怎么还没到?”我觉得今天真好,路也好,走不到才更好呢!   终于发现了一个大门,我们走进去。从花圃中站起来一个人问:“找谁?”   “这是法院吗?”顾城说。   “是呀。”   “请问登记……”   “哦,法院不管登记,管离婚。登记的地方离这儿还有两站路呢。”他往后指了指。   我们没笑,我们往回走。他走得有点快,像是逃跑。我拉住他,我们都有点紧张。又是一个大门口。红牌上写着:结婚登记在四楼。   真的有四楼吗?我们走进彩色玻璃的小木楼梯,地板咯噔、咯噔响着,声音好听。     六

  我们有家了。屋子很小,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桌子。破竹筒的屋粱吱吱作响,窗户相对很大,足足占去了半面墙。窗外过道还不到一米宽,在那有我们种下的爬墙虎,它们艰难地生长着。我们把桌子放在窗口,那儿最亮。他坐在窗外,我坐在屋里。早晨,我们围着桌子开始吃第一顿早饭。   我们都高兴,可以这么近的看见自己,看见一切。有五年了,我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那次在火车上,我们就坐得这么近,甚至更近些,周围的人都累了,睡去,东倒西歪。只有我们好好坐着。我们不想睡,好象是醒着作梦,我们说了什么?小时候,我们都在北海公园玩过,一个在湖这边,一个在湖那边,都看过三届运动会,一个在看台这边,一个在看台那边。我们有许多时刻可以相遇,然而,这是最好的时刻。     七

  秋天来了,秋天带着它的大月亮来了。一个忙乎乎的虫子从卷菜里爬出来,被我捉住了。我拉开它薄薄的浅色翅膀,想起了童年的游戏,想起了我北方和南方的小朋友。   “你知道这叫什么?”我问顾城。   “蝼蛄,属直翅目蝼蛄科,国内有三种。这种可能是中华蝼蛄,它会用前边的两个挖掘足挖洞,很厉害,你不怕?”   “嗯!那会儿,我跟他们晚上在广场的路灯底下等着,蝼蛄和蝙蝠一起乱飞。蝙蝠飞大圈,它们围着灯飞小圈,还叽叽尖叫,不时就落到地上来了。他们教我这样走过去,然后捏住这里,咬不着。翅膀很好看,好象也不死?”   “怎么不死?我养过,和大步行虫一起。半夜它们尖叫,我起来一看,好,每个蝼蛄身上都骑着一个步行虫,用大嘴咬它们后颈。蝼蛄的脑袋都歪了,还在飞跑,小眼睛还在乱看,须须还在乱摇。我想救出它们,可绿瓶子像深海一样,没办法,关了灯。早上它们都死了。”   我听了,对手中的蝼蛄也同情起来,好象它们是被纳粹杀剩下来的犹太人似的。我稍稍一松手,它撞到一块砖上,翻了一个身,用后腿搬着身子溜到爬墙虎的影子里去了。   他开始讲他热爱的昆虫,又讲他最初的信仰法布尔的《昆虫记》。蟋蟀在四下叫着:“天鹅飞翔于银河之间,下边,围绕我们的,有昆虫的音乐,时起时息。微小的生命,诉说它的快乐,使我忘记了星辰的美景。”     八

  结婚了,亲友长辈都来告诫我们,尤其是他:结婚就是大人了,再不能像小孩那样!我们都挺郑重地点点头。生活开始了,多严重,他真的严肃了好几天,作出一副当家的样子:提出设想,列出开支计划,发出忧虑,等等。可不到两个星期,他就忘了,现出了本象。坐在屋顶上看书或想躲到床下去。他的怪念头多极了,一晃就能掉出一个。   一天,我从外面买了些豌豆,我想他决计不会稀罕剥什么豌豆的。我告诉他之后,就放在一边了,想过会儿再剥,可他却挺高兴地把豌豆倒在门口报纸上剥起来。我还看见他挑出一些老的来,再抓把嫩的放在一边那样一撒,然后就飞快地剥起来。   “你干别的吧,豆我一会儿剥。”你猜他说什么?   “这打得正激烈呢,那边绿师团开过来了,这边黄的是好人,好人总少,死的也少。”然后,又讲起他复杂而天经地意的作战方案来。如何打击核桃的装甲部队,活捉开摩托车的花生米,天讷!一场伏击战要打好多时辰呢。   他忙极了,因为一直当统帅,而且要当敌我双方的统帅。简直没法想象他有多大气魄,报纸一张张铺在地上,战场在不断扩大。   有的时候他单枪匹马,他曾告诉我在刮风的时候躲在墙角袭击一阵最大的白毛风,高举干树枝砍杀不已,怎么去追溃败的落叶……不过他最爱干的事还是当统帅。统帅那些花生米、棋子和小菜豆。就象小时候在被子的山岭、床单的深谷里摆满《三国演义》的营账。   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还会摇缝纫机,自己做个高高的花布帽戴在头上。我吃了一惊,倒挺好看,脱口叫了声:“可罕!”   “你老是‘少数民族’,你当可罕吧。”   他很喜欢这个名字,走来走去。   他不再孤独,他有了两个名字。     九

  说是可罕,有时也可气。他公然发号施令起来,严禁排队买菜,严禁浪费时间,不许炒菜,不许饭菜分开做,要节约火,实行一锅制,吃一天。还说吃东西是人受物质奴役的一种现象,问哪那首诗,歌颂了红烧肉。   他越说越觉得有理,就把米面、三个土豆、一整棵菜花放进锅里煮。还挑衅地看着我,我不理他。我从他姐姐那知道他喜欢跟自己过不去。读马列的时候就不吃饭,自己吃了两年饼干,瘦了好多斤,现在又找上我了。不理他,是想让他自己没意思,谁知他更得意了:更公然地跑到我母亲那儿去做他自己命名的,类似饲料的那种“波澜壮阔可罕汤”。我弟弟不得不在礼貌允许的范围内,拒绝吃他的“可罕汤”。表妹一见他来,就抢着做饭,好把他排挤在一边,这使他输出“可罕汤”的计划惨遭失败。   我也学会了跟踪追击,我给他编了句歌谣:   可罕城里可罕多,   有个可罕耍大锅。     十

  他叫我雷米了,挺好听的。我愿意。他说南太平洋有一个部落,结婚后就得换名字标志着再生。换就换吧,我哪知道他的意思呢。   “别浪费时间。”他又开始造舆论了。   “别浪费时间?”天哪,我每天上班、加班、学习……哪还有可以用来“浪费”的时间?这话分明是对我的威协,不能理他。   我每天一到点就拿起算盘,一到点就走近课堂,工作需要我把每一个开始都作为新的起点。现在,领导们对我的入学考试和正在参加的各种学习都很满意。我能不更加努力吗?   “你怎么休息天还老往学校跑?”他很奇怪。   “快考试了。”   “考试?跑学校干嘛?”   “有老师辅导。”   “你没看过《先知》吗:假如他真是大智,他就不命令你进入他的智慧之堂,却引导你到自己心灵的门口。”   见鬼极了。   他发怒了,决定采用人盯人的赖皮战术,要和我一起去学校。我怎么可能带他去学校?   我走出门,他真的在我旁边。   “你还没吃饭呢。”我问他吃不吃包子,他说:“吃。”就给他买了两个。天山公园到了,他还不回家,我真生气了,拐进公园再不和他说一句话。   他也不说话,很神气的样子看着草地上的小孩。我快走了几步进了湖边凉亭。这儿有流水声。嗨,反正今天去不成了,不去想什么课堂,不去想该去干的事,听听这里声音倒也挺好。   水声在身边响着,在脚下响着,最后,好象在头上响起来。我靠着亭子,有点困,很困,他也走过来坐在边上。我都知道,可不能理他。   “这儿有风。”他说。边上还有老太太在晒太阳呢,我想。不理他。   水声小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咳嗽了几声,才又听清楚了一些。他最受不了我不理他了,也许因为我很快就睡着了,才没发脾气,也靠在柱子上没完没了坐着。   下午,我醒了,想起刚才的不快来又要不吭气,可是嗓子直痒,咳嗽,止都止不住。他看看我,先一乐又往边上乱看。回家吧,已经是“反正”了,还要吃晚饭,不能在这儿呆上一整天呀。可能我们都这么想,就回家了。   他积极极了,因为胜利回家就告诉我:他批准我炒一回鸡蛋了。   我炒鸡蛋还不理他,他忽然唱起什么“雷米”歌来:

  雷米的脑袋像钟表,   雷米的耳朵上发条,   雷米的眼睛没对好,   九点半指的的是眉毛……   要跟雷米过到老。   我气得想哭,却咳嗽得笑起来了。     十一

  从七岁起,他就开始筹划连绵不绝的“冶金”计划了。当人们开始做饭的时候,他就赶紧把一只泥巴做的小坩锅伸到饭锅底下,然后宣布:他要开始“冶金”了。   他的“冶金”事业经常和烹技发生冲突。到该焖饭用小火时,他泥巴坩锅里的东西几乎才开始溶化。他决不许人们把火关小,尽心在一边守着。糊了的饭香和那只小坩锅里冒出的烟混在一起,使他妈妈恼火极了,说他:“有什么出息。”   结婚以后,他的“出息”也没大起来。一有空闲就坐在那儿发愣,半天才看见别人正盯着他看。于是,就冲着瞪他的眼睛卖起好来。   “你要铸一个锡脚丫吗?”他对我说,“锡的熔点不到二百度,我的‘布林’头像就是用锡铸的,不太难,只要做个肥皂模子就行了。要不就光做个脚丫,你用脚在沙模上踩一下,然后灌上锡也行。你要吗?”   “我干嘛做锡脚丫?那算个什么玩艺?”他朝你大睁着眼睛,其实根本不知道在看什么。他还在看他想象的炉火呢。   他非常喜欢火,淡蓝色和红色的火,几乎伴随他度过了整个少年时代。火中有一种东西召唤他,好象一切触及了火,就会忽然变得奇异起来,变成灰烬,或者泡沫。他最喜欢看溶化的金属慢慢地冷却,显示出那种新生的光泽。     十二

  有时候,我觉得他这类想法要是就这么想想倒也罢了,可是他还真的要做。   家里有一个小铜碗,精美的花纹粘上了焊锡。他站在书店里翻了不少化学书,也没找到除去它们的办法。   他开始和我讨论:“你说,两种熔点不一样的金属一起加热,是不是熔点低的先化?”这天吃饭的时候他问我。   “理论上讲是这样,我想。”   “那么铜化后,可以想法把溶化了的焊锡从纹饰上擦去,用什么?”   “棉花。”我说。   “当然不行,石棉。就是温度不好把握。”   他越说越来劲,我没管他。没想到后来他真的干起来了。   我买米回来,看见他坐在窗台上,戴着墨镜,万分认真地举着块沉重的大玻璃。   “你在干嘛?”   “我找人借了块电视放大镜,来聚阳光加温,溶化焊锡。”   “行吗?”我想看看。   “别看,要晃坏眼睛。”   他还真想着别人,我进屋去给他准备凉开水。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满头大汗地放下工具,“成功了!”   我等他快喝完水的时候才发现,铜碗上清清楚楚烧了个透明窟窿。     十三

  烧坏铜碗不久,他又开始想另一件事了。他要在墙角砌出一个灶来,把垃圾和废纸全给烧掉,永远不倒垃圾!   “我想在这,砌这么高,上边放煤或柴、纸,下边装灰。这边烤垃圾,干燥后就转入炉内燃烧。没有那么多砖,可以用毛蚶壳代替。行吧?再竖一个一丈高的烟囱。”   我没法办,只好买了许多毛蚶来吃,又给他剪了头发。把头发和在泥里,再把垫床的几块砖撤下来堆在一边。他用菜刀代替瓦刀,不断挥舞着,很像那么回事,还在墙角量好垂直线、水平线。让我给他上泥,工艺严格。干了半天他才说:他不仅想烧垃圾,扩大能源,还想铸一把青铜古剑。他的炉子综合了坩锅炉、反射炉、沸腾炉的技术。   他又开始来劲了,“啪”的一声把当瓦刀的菜刀砍在手上。他忘了这是菜刀了,中指的指甲被切去一半。我又有事干了,我把早准备好的云南白药给他抹上,继续和泥。他在一边嘟嘟喃喃,怎么也找不出一点责备别人的理由。   十四   我不时地责备他,其实我很高兴。每天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每天都不一样,每天都是新的,我们好象拉着手,一直跑回了童年的山上,在那看我们生活的城市。那个拥挤攘攘,有门牌,有站牌,有各种价值和机器的城市原来这么简单,比树叶简单多了。我们终于离开了那个大人信以为真的神话,在山上奔跑。我们是快乐的,当我们把石子放在水里,现出玛瑙的花纹,我们是快乐的;当我们把煤投到火里,现出金子的光辉,我崐们是快乐的;当我们认识了鱼和鸟,到水中和空气中去,我们是快乐的……我们快乐的奥秘是因为有一枚神奇的爱的宝石,当我们转动它的时候,所有面包中,光中,羊角中和树中的精灵就跑出来和我们游戏。我们有许多游戏,但我要说我们最美的游戏是把世界变成宝石。     十五

  当然,还有冬天。   冬天,太阳不那么亮了,雪很白。我们回到小屋子里,雪很白,很冷。因为窗户太大,我们不得不放下窗帘,老躺在床上。那时候,我们不喜欢天亮,不喜欢起床了,灯光中放着童年的礼物。外边,爬墙虎的叶子正在一片一片飘落。也许有两片叶子会同样落下,那还将是快乐,是我们最后的游戏。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死在秋天
  60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14 积分:6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2-7 20:28: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2-8 0:27:39

什么时候发表一下你个人大作。。。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147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