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秋雁南回文学社区现代文学散文漫步 → [分享] 散 文 名 篇 阅 读


  共有16833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分享] 散 文 名 篇 阅 读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凝容。
  8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优婆夷。
等级:贵宾 贴子:3001 积分:14085 威望:9 精华:12 注册:2005-8-24 9:49: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16 0:28:01

大自然的享受
            — 乐园失掉了吗

             作者:林语堂

  在这行星上的无数生物中,所有的植物对于大自然完全不能表示什么态度,一
切动物对于大自然,也差不多没有所谓“态度”。然而世界居然有一种叫做人类的
动物,对于自己及四周的环境,均有相当的意识,因而能够表示对于周遭事物的态
度:这是很可怪的事情。人类的智慧对宇宙开始在发出疑问,探索它的秘密,而寻
觅它的意义。

  人类对宇宙有一种科学的态度,也有一种道德的态度。在科学方面,人类所想
要发现的,就是他所居住的地球的内部和外层的化学成分,地球四周的空气的密度
,那些在空气上层活动着的宇宙线的数量和性质,山与石的构成,以及统御着一般
生命的定律。这种科学的兴趣与道德的态度有关,可是这种兴趣的本身纯粹是一种
想知道和想探索的欲望。在另一方面,道德的态度有许多不同的表现,对大自然有
时要协调,有时要征服,有时要统制和利用,有时则是目空一切的鄙视。最后这种
对地球目空一切的鄙视态度,是文化上一种很奇特的产品,尤其是某些宗教的产品
。这种态度发源于“失掉了乐园”的假定,而今日一般人因为受了一种原始的宗教
传统的影响,对于这个假定,信以为真,这是很可怪的。

  对于这个“失掉了的乐园”的故事是否确实,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出疑问来,可
谓怪事。伊甸乐园究竟是多么美丽呢?现在这个物质的宇宙究竟是多么丑恶呢?自
从亚当和夏娃犯罪以后,花不再开了吗?上帝曾否因为一个人犯了罪而咒诅苹果树
,禁止它再结果呢?或是他曾否决定要使苹果花的色泽比前更暗淡呢?金莺、夜莺
和云雀不再唱歌了吗?雪不再落在山项上了吗?湖沼中不再有反影了吗?落日的余
晖、虹影和轻雾,今日不再笼罩在村落上了吗?世界上不再有直泻的瀑布、潺潺的
流水,和多荫的树木了吗?所以,“乐园失掉了”的神话是什么人杜撰出来的呢?
什么人说我们今日是住在一个丑陋的世界呢?我们真是上帝纵容坏了的忘恩负义的
孩子。

  我们得替这位纵容坏了的孩子写一个譬喻。有一次,世界上有一个人,他的名
字我们现在暂且不说出来。他跑去向上帝诉苦说,这个地球给他住起来还不够舒服
,他说他要住在一个有珍珠门的天堂。

  上帝起初指着天上的月亮给他看,问他说,那不是一个好玩的玩具吗?他摇一
摇头。他说他不愿看月亮。接着上帝指着那些遥远的青山,问他说,那些轮廓不是
很美丽吗?他说那些东西很平凡。后来上帝指着兰花和三色堇菜的花瓣给他看,叫
他用手指去抚摩那些柔润的花瓣,问他道,那色泽不是很美妙吗?那个人说:“不
。”具着无限的忍耐的上帝带他到一个水族馆去,指着那些檀香山鱼的华丽的颜色
和形状给他看,可是那个人说他对此不生兴趣。上帝后来带他到一棵多荫的树木下
去,命令一阵凉风向他吹着,问他道,你不能感到个中的乐趣吗?但那个人又说他
觉得那没有什么意思。接着上帝带他到山上一个湖沼边去,指给他看水的光辉,石
头的宁静,和湖沼中的美丽的反影,给他听大风吹过松树的声音,可是那个人说,
他还是不感到兴奋。

  上帝以为他这个生物的性情不很柔和,需要比较兴奋的景色,所以便带他到洛
矶山顶,到大峡谷,到那些有钟乳石和石笋的山洞,到那时喷时息的温泉,到那有
沙冈和仙人掌的沙漠,到喜马拉雅山的雪地,到扬子江水峡的悬崖,到黄山上的花
岗石峰,到尼格拉瀑布的澎湃的急流,问他说,上帝难道没有尽力把这个行星弄得
很美丽,以娱他的眼睛、耳朵和肚子吗?可是那个人还是在吵着要求一个有珍珠门
的天堂。那个人说:“这个地球给我住起来还不够舒服。”上帝说:“你这狂妄不
逊、忘恩负义的贱人!原来这个地球给你住起来还不够舒服。那么,我要把你送到
地狱里去,在那里你将看不到浮动的云和开花的树,也听不到潺潺的流水,你得永
远住在那边,直到你完结了你的一生。”上帝就把他送到一间城市的公寓里去居住
。他的名字叫做克里斯建(Christian——义译为“基督徒”)。

  这个人显然是很难满足的。上帝是否能够创造一个天堂去满足他,还是问题呢
。以他的百万富翁的心理错综,我相信在天堂住到第二星期,对于那些珍珠门一定
会感到相当厌倦,而上帝到那时候一定是束手无策,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博得这个
纵容坏了的孩子的欢心了。

  一般人都相信:现代的天文学在探索整个看得见的宇宙时,是在强迫我们承认
这个地球本身便是一个天堂,而我们梦想中的“天堂”必须占据相当的空间;它既
然占据了相当的空间,一定是在穹苍的什么星辰上,除非它是在星辰当中的空虚之
中。这个“天堂”既然是在一颗有月亮或无月亮的星辰上,我真想象不出一个比我
们的地球更好的处所。当然那边也许不只有一个月亮,而有十二个月亮,粉红色的
,紫色的,绀青色的,青色的,橙黄色的,刺贤垤尔色的(lavender),绿色的,蓝
色的,此外也许还有更好而且更常见的彩虹。可是我相信一个人如果对一个月亮感
不到满足,对十二个月亮也会感到厌倦;一个人如果对于时或出现的雪景和彩虹感
不到满足,对更好而且更常见的彩虹也会感到厌倦。那边一年中也许不只有四季,
而有六季,春和夏,昼和夜的递变也许一样的美丽,可是我不知道那有什么不同。
如果一个人不会享受地球上的春和夏,他怎么能够享受天堂上的春和夏?

  我现在说起这种话来,也许是个傻瓜或非常明哲的人,可是我的确不赞成佛教
徒或基督教徒的愿望:他们假想着一个不占空间,而由纯粹的精神创造出来的天堂
,因此企图逃避感官和物质上的东西。在我自己看来,住在这个行星上跟住在别个
行星上是一样的。的确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这个行星上的生活是单调无聊的。如果一
个人对于气候的变迁,天空色彩的改变,各季节中的果实的美妙香味,各月中盛开
的花儿,感不到满足,他还是自杀的好,不要再徒劳无功的企图追求一个无实现可
能的天堂,因为这个天堂也许可以使上帝感到满足,却不能使人类感到满足。

  以今日的实际事实而言,大自然的景色、声音、气息和味道,与我们的视觉、
听觉、嗅觉、味觉等感官之间,是有着一种完美的,几乎是神秘的协调的。这种宇
宙的景色,声音和气息与我们的知觉之间的协调,乃是极完美的协调,这种协调成
为目的论(伏尔泰所讥笑的目的论)最有力的理由。可是我们不必都变成目的论者。
上帝也许曾请我们去参加这个宴会,或许不会请我们。中国人的态度是:不管上帝
有没有邀请我们,我们都是要参加宴会的。当菜肴看来那么美味可口,而我们的胃
口又这么好的时候,不去尝尝盛宴的味道,可就太不近情了。让哲学家们从事他们
的形而上的研究,探索出我们是否也是被邀请的宾客吧;那个近情的人却趁菜肴还
没有冷的时候,狼吞虎咽起来。饥饿往往是和健全的常识结连在一起的。

  我们这个行星是个很好的行星:

    第一,这里有昼和夜的递变,有早晨和黄昏,凉爽的夜间跟在炎热的白昼
的后边,沉静而晴朗的清晨预示着一个事情忙碌的上午:宇宙间真没有一样东西比
此更好。

    第二,这里有夏天和冬天的递变;这两节季本身已经是十全十美了,可是
还有春天和秋天可以逐渐地把它们引导出来,使它们更加完美:宇宙间真没有一样
东西比此更好。

    第三,这里有沉静而庄严的树木,在夏天使我们得到荫影,可是在冬天并
没有把温暖的阳光遮蔽了去:宇宙间真没有一样东西比此更好。

    第四,这里在十二个月的循环中,有盛开的花儿和成熟的果实:宇宙间真
没有一样东西比此更好。

    第五,这里有多云多雾的日子,也有明朗光亮的日子:宇宙间真没有一样
东西比此更好。

    第六,这里有春天的骤雨,有夏天的雷雨,秋天的干燥凉爽的清风,也有
冬天的白雪:宇宙间真没有一样东西比此更好。

    第七,这里有孔雀、鹦鹉、云雀和金丝雀唱着不可摹拟的歌儿:宇宙间真
没有一样东西比此更好。

    第八,这里有动物园,其中有猴子、老虎、熊、骆驼、象、犀牛、鳄鱼、
海狮、牛、马、狗、猫、狐狸、松鼠、土拨鼠以及各色各样的奇特的动物,其种类
之多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宇宙间真没有一样东西比此更好。

    第九,这里有虹霓鱼、剑鱼、白鳗、鲸鱼、鲦鱼、蛤、鲍鱼、龙虾、小虾
、蠖龟以及各色各样的奇特的鱼类,其种类之多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宇宙间真没有
一样东西比此更好。

    第十,这里有雄伟的美洲杉树、喷火的火山、壮丽的山洞、巍峨的山峰、
起伏的山脉、恬静的湖沼、蜿蜒的江河和多荫的水涯:宇宙间真没有一样东西比此
更好。

  这种可以配合个人口味的菜单,简直是无穷尽的;人们唯一近情的行为便是去
参加这个宴会,而不要埋怨人生的单调。



当写作进入一种状态,生命也就成了一场幻觉。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雨落青轩
  8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29 积分:8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4-15 17:13: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22 13:41:59

以下是引用凝容。在2006-4-16 0:19:41的发言:

谢谢雨落青轩的阅读。

欢迎到散文玩。:)

本不想停留,看到楼主的帖子,被楼主感动,决定留下学习!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听雪敲竹
  83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年少书生 贴子:186 积分:3196 威望:1 精华:2 注册:2006-3-12 19:07: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24 11:49:25

真要谢谢版主带来的精品,实在是不可多得。版主辛苦了!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青梅
  84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14 积分:10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2-20 1:11: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26 2:50:05

容儿,字太小了。看起来好不辛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听雪敲竹
  85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年少书生 贴子:186 积分:3196 威望:1 精华:2 注册:2006-3-12 19:07: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27 12:38:01

不朽的失眠

张晓风

他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啊!竟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两个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笔一画写在榜单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他的感觉里,考不上,才是天下皆知。这件事,令他羞惭沮丧。

离开京城吧!仪好了价,他踏上小舟。本来预期的情节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寒窗十年,虽有他的悬梁刺股,琼林宴上,却并没有他的一角席次。

船行似风。

江枫如火,在岸上举着冷冷的爝焰。这天黄昏,船,来到了苏州。但,这美丽的古城,对张继而言,也无非是另一个触动愁情的地方。

如果说白天有什么该做的事,对一个读书人而言,就是读书吧!夜晚呢?夜晚该睡觉以便养足精神第二天再读。然而,今夜是一个忧伤的夜晚。今夜,在异乡,在江畔,在秋冷雁高的季节,容许一个落魄士子放肆他的忧伤。江水,可以无限度地收纳古往今来一切不顺遂之人的泪水。

这样的夜晚,残酷的坐着,亲自听自己的心正被什么东西啮噬而一分一分消失的声音,而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命如劲风中的残灯,所有的力气都花在抗拒,油快尽了,微火每一刹那都可能熄灭。然而,可恨的是,终其一生,它都不曾华美灿烂过啊!

江山睡了,船睡了,船家睡了,岸上的人也睡了。惟有他,张继,醒着,夜愈深,愈清醒,清醒如败叶落余的枯树,似粱燕飞去的空巢。

起先,是睡眠排拒了他。(也罢,这半生,不是处处都遭排拒吗?)尔后,是他在赌气,好,无眠就无眠,长夜独醒,就干脆彻底来为自己验伤,有何不可?

月亮西斜了,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有鸟啼,粗嘎嘶哑,是乌鸦,那月亮被它一声声叫得更暗淡了。江岸上,想已霜结千草。夜空里,屋子亦如清霜,一粒粒冷绝凄绝。

在须角在眉梢,他感觉,似乎也森然生凉,那阴阴不怀好意的凉气啊,正等待凝成早秋的霜花,来贴缀他惨绿少年的容颜。

江上渔火三二,他们在干什么?在捕鱼吧?或者,虾?他们也会有撒空网的时候吗?世路艰辛啊!即使潇洒的捕鱼人,也不免投身在风波里吧?

然而,能辛苦工作,也是一种幸福吧!今夜,月自光其光,霜自冷其冷,安心的人在安眠,工作的人去工作。只有我张继,是天不管地不收的一个,是既没有权利去工作,也没有福气去睡眠的一个……

钟声响了,这奇怪的深夜的寒山寺钟声。一般寺庙,都是暮鼓晨钟,寒山寺庙敲“夜半钟”,用以警世。钟声贴着水面传来,在别人,那声音只是睡梦中模糊的衬底音乐。在他,却一记一记都撞击在心坎上,正中要害。钟声那么美丽,但钟自己到底是痛还是不痛呢?

既然无眠,他推枕而起,摸黑写下“枫桥夜泊”四字。然后,就把其余二十八个字照抄下来。我说“照抄”,是因为那二十八个字在他心底已像白墙上的黑字: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感谢上苍,如果没有落第的张继,诗的历史上便少了一首好诗,我们的某一种心情,就没有人来为我们一语道破。

一千二百年过去了,那张长长的榜单上(就是张继挤不进的那张金榜)曾经出现过的状元是谁?哈!谁管他是谁?真正被记得的名字是“落第者张继”。有人会记得那一届状元披红游街的盛景吗?不!我们只记得秋夜的客船上那个失意的人,以及他那场不朽的失眠。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听雪敲竹
  86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年少书生 贴子:186 积分:3196 威望:1 精华:2 注册:2006-3-12 19:07: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27 12:39:39

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

张丽钧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是怎样的美丽和神奇。

  这是个寻常的午后,满眼是闹嚷嚷的花,我独自在花间小径上穿行,猝不及防地,一只蝴蝶在颊上点了一个吻触。我禁不住一声惊呼,站定了,眼和心遂被那只倏忽飞走的蝴蝶牵引,在花海中载沉载浮……良久,我发现自己的身子竟可笑地朝着蝴蝶翩飞的方向倾斜。不用说,这是个期待的姿势,这个姿势暴露了这颗心正天真地巴望着刚才的一幕重放!

  拿手指肚抚摩被蝴蝶轻触过的皮肤,这一刻,心头掠过了太多诗意的揣想。在我之前,这只蝴蝶曾吻过哪朵花儿的哪茎芳蕊?在我之后,这只蝴蝶又将去吻哪条溪流的哪朵浪花?而在芳蕊和浪花之间,我是不是一个不容省略的存在?这样想着,整个人顿时变得鲜丽起来,通透起来。

  生活中有那么多粗糙的事件,这些事件每日不由分说地强行介入我的生活。它们无一例外地被“重要”命名了,拼命要在我的心中刻下自己的印痕。可不知为什么,我却越来越麻木。炸雷在头上滚过,我忘记了掩耳,也忘记了惊骇;倒是一声花落的微响,入耳动心,让人莫名惊悸。那么多经历过的事每每赶来提醒我说,那都曾是被我亲自经历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打捞不起它们的踪影了。

  今天,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是这样深深打动了我的心,且给了我深刻铭记的理由。微小的生命,更加微小的一个吻。仿佛,尘世间什么都不曾发生,但又分明有什么东西被撞击出了金石般的轰响。

  倏然想到李白笔下的“霜钟”:一口钟,兀自悬空,无人来敲,它抱着动听的声响,缄默着走进深秋;夜来,有霜飞至,轻灵的霜针一枚枚投向钟体,它于是忍不住鸣响起来,响彻山谷,响彻云霄。想来,世间最细腻、最别致的敲击与世间最细腻、最别致的吻触,大约都是最能拨动人心弦的东西吧?沧海当前,却以一粟为大。脑子里放置着一个有趣的筛子,网眼之下,是石块,是瓦砾;网眼之上,是碎屑,是尘沙。

  好,就让我窖藏了这个寻常的午后吧!就让那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沉进最深最醇的芳香里,等待着一双幸福的手,在一个美丽的黄昏启封一段醉人的往事……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听雪敲竹
  87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年少书生 贴子:186 积分:3196 威望:1 精华:2 注册:2006-3-12 19:07: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4-27 12:40:39

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

张丽钧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是怎样的美丽和神奇。

  这是个寻常的午后,满眼是闹嚷嚷的花,我独自在花间小径上穿行,猝不及防地,一只蝴蝶在颊上点了一个吻触。我禁不住一声惊呼,站定了,眼和心遂被那只倏忽飞走的蝴蝶牵引,在花海中载沉载浮……良久,我发现自己的身子竟可笑地朝着蝴蝶翩飞的方向倾斜。不用说,这是个期待的姿势,这个姿势暴露了这颗心正天真地巴望着刚才的一幕重放!

  拿手指肚抚摩被蝴蝶轻触过的皮肤,这一刻,心头掠过了太多诗意的揣想。在我之前,这只蝴蝶曾吻过哪朵花儿的哪茎芳蕊?在我之后,这只蝴蝶又将去吻哪条溪流的哪朵浪花?而在芳蕊和浪花之间,我是不是一个不容省略的存在?这样想着,整个人顿时变得鲜丽起来,通透起来。

  生活中有那么多粗糙的事件,这些事件每日不由分说地强行介入我的生活。它们无一例外地被“重要”命名了,拼命要在我的心中刻下自己的印痕。可不知为什么,我却越来越麻木。炸雷在头上滚过,我忘记了掩耳,也忘记了惊骇;倒是一声花落的微响,入耳动心,让人莫名惊悸。那么多经历过的事每每赶来提醒我说,那都曾是被我亲自经历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打捞不起它们的踪影了。

  今天,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是这样深深打动了我的心,且给了我深刻铭记的理由。微小的生命,更加微小的一个吻。仿佛,尘世间什么都不曾发生,但又分明有什么东西被撞击出了金石般的轰响。

  倏然想到李白笔下的“霜钟”:一口钟,兀自悬空,无人来敲,它抱着动听的声响,缄默着走进深秋;夜来,有霜飞至,轻灵的霜针一枚枚投向钟体,它于是忍不住鸣响起来,响彻山谷,响彻云霄。想来,世间最细腻、最别致的敲击与世间最细腻、最别致的吻触,大约都是最能拨动人心弦的东西吧?沧海当前,却以一粟为大。脑子里放置着一个有趣的筛子,网眼之下,是石块,是瓦砾;网眼之上,是碎屑,是尘沙。

  好,就让我窖藏了这个寻常的午后吧!就让那来自蝴蝶的一个吻触,沉进最深最醇的芳香里,等待着一双幸福的手,在一个美丽的黄昏启封一段醉人的往事……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蛮蛮
  88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27 积分:8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5-2 9:12: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5-3 9:48:42

真是辛苦斑竹了,感动ING...

谢谢!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蛮蛮
  89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27 积分:8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5-2 9:12: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5-6 13:23:18

扬州的夏日

朱自清

扬州从隋炀帝以来,是诗人文士所称道的地方;称道的多了,称道得久了,一般人便也 随声附和起来。直到现在,你若向人提起扬州这个名字,他会点头或摇头说:“好地方!好 地方!”特别是没去过扬州而念过些唐诗的人,在他心里,扬州真像蜃楼海市一般美丽;他 若念过《扬州画舫录》一类书,那更了不得了。但在一个久住扬州像我的人,他却没有那么 多美丽的幻想,他的憎恶也许掩住了他的爱好;他也许离开了三四年并不去想它。若是想 呢,——你说他想什么?女人;不错,这似乎也有名,但怕不是现在的女人吧?——他也只 会想着扬州的夏日,虽然与女人仍然不无关系的。 北方和南方一个大不同,在我看,就是北方无水而南方有。诚然,北方今年大雨,永定 河,大清河甚至决了堤防,但这并不能算是有水;北平的三海和颐和园虽然有点儿水,但太 平衍了,一览而尽,船又那么笨头笨脑的。有水的仍然是南方。扬州的夏日,好处大半便在 水上——有人称为“瘦西湖”,这个名字真是太“瘦”了,假西湖之名以行,“雅得这样 俗”,老实说,我是不喜欢的。下船的地方便是护城河,曼衍开去,曲曲折折,直到平山 堂,——这是你们熟悉的名字——有七八里河道,还有许多杈杈桠桠的支流。这条河其实也 没有顶大的好处,只是曲折而有些幽静,和别处不同。 沿河最著名的风景是小金山,法海寺,五亭桥;最远的便是平山堂了。金山你们是知道 的,小金山却在水中央。在那里望水最好,看月自然也不错——可是我还不曾有过那样福 气。“下河”的人十之九是到这儿的,人不免太多些。法海寺有一个塔,和北海的一样,据 说是乾隆皇帝下江南,盐商们连夜督促匠人造成的。法海寺著名的自然是这个塔;但还有一 桩,你们猜不着,是红烧猪头。夏天吃红烧猪头,在理论上也许不甚相宜;可是在实际上, 挥汗吃着,倒也不坏的。五亭桥如名字所示,是五个亭子的桥。桥是拱形,中一亭最高,两 边四亭,参差相称;最宜远看,或看影子,也好。桥洞颇多,乘小船穿来穿去,另有风味。 平山堂在蜀冈上。登堂可见江南诸山淡淡的轮廓;“山色有无中”一句话,我看是恰到好 处,并不算错。这里游人较少,闲坐在堂上,可以永日。沿路光景,也以闲寂胜。从天宁门 或北门下船。蜿蜒的城墙,在水里倒映着苍黝的影子,小船悠然地撑过去,岸上的喧扰像没 有似的。 船有三种:大船专供宴游之用,可以挟妓或打牌。小时候常跟了父亲去,在船里听着谋 得利洋行的唱片。现在这样乘船的大概少了吧?其次是“小划子”,真像一瓣西瓜,由一个 男人或女人用竹篙撑着。乘的人多了,便可雇两只,前后用小凳子跨着:这也可算得“方 舟”了。后来又有一种“洋划”,比大船小,比“小划子”大,上支布篷,可以遮日遮雨。 “洋划”渐渐地多,大船渐渐地少,然而“小划子”总是有人要的。这不独因为价钱最贱, 也因为它的伶俐。一个人坐在船中,让一个人站在船尾上用竹篙一下一下地撑着,简直是一 首唐诗,或一幅山水画。而有些好事的少年,愿意自己撑船,也非“小划子”不行。“小划 子”虽然便宜,却也有些分别。譬如说,你们也可想到的,女人撑船总要贵些;姑娘撑的自 然更要贵啰。这些撑船的女子,便是有人说过的“瘦西湖上的船娘”。船娘们的故事大概不 少,但我不很知道。据说以乱头粗服,风趣天然为胜;中年而有风趣,也仍然算好。可是起 初原是逢场作戏,或尚不伤廉惠;以后居然有了价格,便觉意味索然了。 北门外一带,叫做下街,“茶馆”最多,往往一面临河。船行过时,茶客与乘客可以随 便招呼说话。船上人若高兴时,也可以向茶馆中要一壶茶,或一两种“小笼点心”,在河中 喝着,吃着,谈着。回来时再将茶壶和所谓小笼,连价款一并交给茶馆中人。撑船的都与茶 馆相熟,他们不怕你白吃。扬州的小笼点心实在不错:我离开扬州,也走过七八处大大小小 的地方,还没有吃过那样好的点心;这其实是值得惦记的。茶馆的地方大致总好,名字也颇 有好的。如香影廊,绿杨村,红叶山庄,都是到现在还记得的。绿杨村的幌子,挂在绿杨树 上,随风飘展,使人想起“绿杨城郭是扬州”的名句。里面还有小池,丛竹,茅亭,景物最 幽。这一带的茶馆布置都历落有致,迥非上海,北平方方正正的茶楼可比。 “下河”总是下午。傍晚回来,在暮霭朦胧中上了岸,将大褂折好搭在腕上,一手微微 摇着扇子;这样进了北门或天宁门走回家中。这时候可以念“又得浮生半日闲”那一句诗了。 (原载1929年12月11日《白华旬刊》第4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5-6 13:31:06编辑过]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蛮蛮
  90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27 积分:8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5-2 9:12: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6-5-6 13:25:06

看花

朱自清

生长在大江北岸一个城市里,那儿的园林本是著名的,但近来却很少;似乎自幼就不曾

听见过“我们今天看花去”一类话,可见花事是不盛的。有些爱花的人,大都只是将花栽在

盆里,一盆盆搁在架上;架子横放在院子里。院子照例是小小的,只够放下一个架子;架上

至多搁二十多盆花罢了。有时院子里依墙筑起一座“花台”,台上种一株开花的树;也有在

院子里地上种的。但这只是普通的点缀,不算是爱花。

家里人似乎都不甚爱花;父亲只在领我们上街时,偶然和我们到“花房”里去过一两

回。但我们住过一所房子,有一座小花园,是房东家的。那里有树,有花架(大约是紫藤花

架之类),但我当时还小,不知道那些花木的名字;只记得爬在墙上的是蔷薇而已。园中还

有一座太湖石堆成的洞门;现在想来,似乎也还好的。在那时由一个顽皮的少年仆人领了我

去,却只知道跑来跑去捉蝴蝶;有时掐下几朵花,也只是随意挼弄着,随意丢弃了。至于领

略花的趣味,那是以后的事:夏天的早晨,我们那地方有乡下的姑娘在各处街巷,沿门叫

着,“卖栀子花来。”栀子花不是什么高品,但我喜欢那白而晕黄的颜色和那肥肥的个儿,

正和那些卖花的姑娘有着相似的韵味。栀子花的香,浓而不烈,清而不淡,也是我乐意的。

我这样便爱起花来了。也许有人会问,“你爱的不是花吧?”这个我自己其实也已不大弄得

清楚,只好存而不论了。

在高小的一个春天,有人提议到城外F寺里吃桃子去,而且预备白吃;不让吃就闹一

场,甚至打一架也不在乎。那时虽远在五四运动以前,但我们那里的中学生却常有打进戏园

看白戏的事。中学生能白看戏,小学生为什么不能白吃桃子呢?我们都这样想,便由那提议

人纠合了十几个同学,浩浩荡荡地向城外而去。到了F寺,气势不凡地呵叱着道人们(我们

称寺里的工人为道人),立刻领我们向桃园里去。道人们踌躇着说:“现在桃树刚才开花

呢。”但是谁信道人们的话?我们终于到了桃园里。大家都丧了气,原来花是真开着呢!这

时提议人P君便去折花。道人们是一直步步跟着的,立刻上前劝阻,而且用起手来。但P君

是我们中最不好惹的;“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花在他的手里,道人已踉跄在一旁

了。那一园子的桃花,想来总该有些可看;我们却谁也没有想着去看。只嚷着,“没有桃

子,得沏茶喝!”道人们满肚子委屈地引我们到“方丈”里,大家各喝一大杯茶。这才平了

气,谈谈笑笑地进城去。大概我那时还只懂得爱一朵朵的栀子花,对于开在树上的桃花,是

并不了然的;所以眼前的机会,便从眼前错过了。

以后渐渐念了些看花的诗,觉得看花颇有些意思。但到北平读了几年书,却只到过崇效

寺一次;而去得又嫌早些,那有名的一株绿牡丹还未开呢。北平看花的事很盛,看花的地方

也很多;但那时热闹的似乎也只有一班诗人名士,其余还是不相干的。那正是新文学运动的

起头,我们这些少年,对于旧诗和那一班诗人名士,实在有些不敬;而看花的地方又都远不

可言,我是一个懒人,便干脆地断了那条心了。后来到杭州做事,遇见了Y君,他是新诗人

兼旧诗人,看花的兴致很好。我和他常到孤山去看梅花。孤山的梅花是古今有名的,但太

少;又没有临水的,人也太多。有一回坐在放鹤亭上喝茶,来了一个方面有须,穿着花缎马

褂的人,用湖南口音和人打招呼道,“梅花盛开嗒!”“盛”字说得特别重,使我吃了一

惊;但我吃惊的也只是说在他嘴里“盛”这个声音罢了,花的盛不盛,在我倒并没有什么的。

有一回,Y来说,灵峰寺有三百株梅花;寺在山里,去的人也少。我和Y,还有N君,

从西湖边雇船到岳坟,从岳坟入山。曲曲折折走了好一会,又上了许多石级,才到山上寺

里。寺甚小,梅花便在大殿西边园中。园也不大,东墙下有三间净室,最宜喝茶看花;北边

有座小山,山上有亭,大约叫“望海亭”吧,望海是未必,但钱塘江与西湖是看得见的。梅

树确是不少,密密地低低地整列着。那时已是黄昏,寺里只我们三个游人;梅花并没有开,

但那珍珠似的繁星似的骨都儿,已经够可爱了;我们都觉得比孤山上盛开时有味。大殿上正

做晚课,送来梵呗的声音,和着梅林中的暗香,真叫我们舍不得回去。在园里徘徊了一会,

又在屋里坐了一会,天是黑定了,又没有月色,我们向庙里要了一个旧灯笼,照着下山。路

上几乎迷了道,又两次三番地狗咬;我们的Y诗人确有些窘了,但终于到了岳坟。船夫远远

迎上来道:“你们来了,我想你们不会冤我呢!”在船上,我们还不离口地说着灵峰的梅

花,直到湖边电灯光照到我们的眼。

Y回北平去了,我也到了白马湖。那边是乡下,只有沿湖与杨柳相间着种了一行小桃

树,春天花发时,在风里娇媚地笑着。还有山里的杜鹃花也不少。这些日日在我们眼前,从

没有人像煞有介事地提议,“我们看花去。”但有一位S君,却特别爱养花;他家里几乎是

终年不离花的。我们上他家去,总看他在那里不是拿着剪刀修理枝叶,便是提着壶浇水。我

们常乐意看着。他院子里一株紫薇花很好,我们在花旁喝酒,不知多少次。白马湖住了不过

一年,我却传染了他那爱花的嗜好。但重到北平时,住在花事很盛的清华园里,接连过了三

个春,却从未想到去看一回。只在第二年秋天,曾经和孙三先生在园里看过几次菊花。“清

华园之菊”是著名的,孙三先生还特地写了一篇文,画了好些画。但那种一盆一干一花的养

法,花是好了,总觉没有天然的风趣。直到去年春天,有了些余闲,在花开前,先向人问了

些花的名字。一个好朋友是从知道姓名起的,我想看花也正是如此。恰好Y君也常来园中,

我们一天三四趟地到那些花下去徘徊。今年Y君忙些,我便一个人去。我爱繁花老干的杏,

临风婀娜的小红桃,贴梗累累如珠的紫荆;但最恋恋的是西府海棠。海棠的花繁得好,也淡

得好;艳极了,却没有一丝荡意。疏疏的高干子,英气隐隐逼人。可惜没有趁着月色看过;

王鹏运有两句词道:“只愁淡月朦胧影,难验微波上下潮。”我想月下的海棠花,大约便是

这种光景吧。为了海棠,前两天在城里特地冒了大风到中山公园去,看花的人倒也不少;但

不知怎的,却忘了畿辅先哲祠。Y告我那里的一株,遮住了大半个院子;别处的都向上长,

这一株却是横里伸张的。花的繁没有法说;海棠本无香,昔人常以为恨,这里花太繁了,却

酝酿出一种淡淡的香气,使人久闻不倦。Y告我,正是刮了一日还不息的狂风的晚上;他是

前一天去的。他说他去时地上已有落花了,这一日一夜的风,准完了。他说北平看花,是要

赶着看的:春光太短了,又晴的日子多;今年算是有阴的日子了,但狂风还是逃不了的。我

说北平看花,比别处有意思,也正在此。这时候,我似乎不甚菲薄那一班诗人名士了。

1930年4月。

(原载1930年5月4日《清华周刊》第33卷第9期文艺专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5-6 13:31:55编辑过]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