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秋雁南回文学社区现代文学散文漫步 → [原创]绝世的风雅


  共有52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绝世的风雅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华丹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特邀嘉宾 贴子:105 积分:239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6-5-6 9:28:00
[原创]绝世的风雅  发贴心情 Post By:2017-3-23 1:38:08

一   也许真是机缘巧合的缘故,我竟然在一次少不更事的调皮捣蛋中,意外地听到了经典二胡曲目——《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是瞎子阿炳—华彦钧的代表作品,也是享誉国际乐坛的中国名曲。乐曲以一声凄凉的叹息起始,用往复回环的旋律,述说着一个街头艺人的不幸身世。作品整体的风格从低沉到悲愤激昂,转而以悠长缓慢的琴音渐渐终结。《二泉映月》的旋律优美,凄婉绝伦的琴音能给人以断肠之感,被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誉为应该跪着听的经典作品。《二泉映月》是阿炳对自身不幸的深深感叹,也是阿炳对人间不平的倾情控诉,表达了作者憧憬未来光明,反抗社会黑暗的强烈感情,更体现了作者直面不幸人生,超然达观的心态。   儿时家贫,颇有点文艺追求的大姐,用自己做小工的所得,买了一个老式的调频收音机,那时还年幼的我,每天看她抱着收音机收听节目,便极其眼红大姐对收音机的珍爱。在童心的驱使下,总是趁她不在的时候,把那个严严实实地藏在床上的台式家伙,从被窝里揪出来,胡乱地旋转摁动各个开关,也学着她的样子把耳朵贴在小喇叭口上,试图收听一些陌生的声音。终于有一次,在听烦了各种噪音杂声之后,收音机里突然传出了一段清晰的乐曲。虽然彼时还不知道此曲的名目与由来,却也被那深沉婉转的琴音感染了,从此迷上了凄凉感伤的二胡音色。也许我对中国民乐的钟爱即始于彼时,直至许多年以后,终于有条件接触到了各类书籍与磁带,我才知道那儿时聆听的,醉我心魂的一曲,即是名动乐坛的《二泉映月》。   现在想来,当时我身处的该是一个何等封闭的生活环境。但我却何其有幸!一次意外的调皮竟然使我接受了堪称人生第一课的音乐启蒙。更何其有幸的是,这人生的第一次音乐启蒙竟是在《二泉映月》的美妙旋律中熏陶。   在中学时代,每天清晨五点,学校的高音喇叭里就会准时播放一些传统的名曲,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二泉映月》,还有一个曲目也是我极其喜欢,那就是名动天下的《春江花月夜》。这两个都是我百听不腻的乐曲。那个时期的学生,每天都在这样悠美的乐曲中醒来,然后起床、洗漱、出操,早读,充实丰富着我们的美好青春。直到现在我也念念不忘那个时期的中学生活。现在想来,我至今对一些传统的曲艺与文学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与深厚的感情,与中学时代的生活定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回头再看我们的孩子,看着他们面对的如海?如山的作业与书本,我有时甚至很不屑于现在所谓的教育。当然,这些都与本文无关,之所以说到这些无非是要说明我对那种音乐与生活学习相伴的感怀,并不要抒发无谓的感慨。   二   其实,光是曲名《二泉映月》四个字所蕴含的意境就足以让人品味,足以使人叹服。历史上,惠山的泉水以水质清洌甘甜而久负盛名,历代的茶家酒客、学士文人对惠山泉都有着极高的评价。泉以山为名,山以泉更誉。每次聆听《二泉映月》的时候,我都难免对惠山心向往之。惠山的泉,该是何其澄明甘洌?才能触动一个街头艺人最柔软的心弦,催生天籁之音的灵感;惠山的月,该是何其明亮有情?才能照彻一个红尘赤子最阴沉的心境,涌动情感旋律的波澜。惠山,中国乐坛的圣山。   或许,作为一个民乐爱好者,我与惠山早就该要有一次亲密的走近。因为惠山的泉,因为惠山的月,因为《二泉映月》,还因为那个一直跋涉在历史文化时空里的,我最钦敬的民间艺人——瞎子阿炳。   共和六十三年清明的时候,我远别家山来到无锡。就在那一个春天里,我经常从惠山脚下经过,终于可以时时仰望如黛玉一般的惠山,有时她静静地矗立在江南的潇潇烟雨中;有时她横亘在春日融融的广褒蓝天下。古老的京杭大运河里船队穿梭,环城的大道上车流不绝,这真是一个走进了现代的,忙碌的城市。只有苍翠的惠山始终是静静的,隐约显示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恬淡。甚爱惠山,那一年就在无锡城里东奔西走,却因为生计忙碌,不能走近看看。一回回地惠山脚下怅然而过,怅恨而返,终究不能如愿。   三   阿炳与道教有着极深的渊源。雷尊殿的当家道士华清和,号雪梅,是瞎子阿炳的生身父亲。因为阿炳有一个尴尬的私生子身份,一出生就为世俗所不容,故此华清和与阿炳一直都以师徒相称,这个真相直到华清和去世的时候才揭晓。阿炳在继承了父亲道教职业的同时,也学到了华清和道教音乐造诣的一脉真传。   锡城环运河,面太湖。不仅是风景绝胜的人间胜地,更是天下闻名的鱼米之乡。南北通衢,三教九流,交汇融合。因为有天下第二泉之美誉的惠山泉,惠山更是成了商贾官员、文人墨客汇聚的风雅之地,其历史文化底蕴之深厚自不待言,这也许就是阿炳艺术灵感的沃土。那个雷尊殿里的小天师,才艺卓绝,他不但能演奏各种乐器,技艺高超,而且善于融会贯通,在艺术上取得了丰硕成果。让人唏嘘的是,超凡的才艺并没有给他带来好的生活。关于阿炳沦为街头艺人的原因,莫衷一是。有说他交了损友,染上大烟败光寺产而被逐的,亦有说他沉迷风花雪月致病致盲的。我觉得其实这些并不重要了。总而言之,命运终于把他打入了社会的最底层。   四   阿炳真是不幸的。阿炳在双目失明之后,无法继续从事道教的职业,只能走上街头以弹唱卖艺为生。“失明的双眼把暗夜看透”,瞎了眼的阿炳开始以时事新闻作为要素进行创作,结合民间的说唱艺术,以通俗却不乏辛辣的口吻鞭笞世间的不平,表达自己的爱憎。这些说唱艺术结合着他高超的演奏技巧,深受下层人民喜爱。然而他因此所受的欺压却愈多。九一八事变后,生活在社会最下层的阿炳一样涌动着强烈的爱国情怀,以二胡在街头巷尾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回应着举国高涨的抗日救亡热情。然而,他因此所受的欺压却愈多。终究是流离日甚,窘迫日甚。只有几件乐器与一个叫董彩娣的江阴女子和他相依为命。这个江阴女子每天牵着双目失明的阿炳走到街头卖艺,到晚间再牵着他慢慢地走回破败的家。面对生活的磨难,瞎子阿炳到底有何感悟收获?想来就是他一路信手而奏的《依心曲》吧?《依心曲》是无锡百姓赋予《二泉映月》的另一个名称。顾名思义,想来也就是阿炳的心曲,随心而作,信手而奏。指尖奏出的是情,弓上拉出的是乐。如此地真情流露自是极能使闻者动容。但是他在正式的卖艺场合,竟是极少演奏这个曲子。惟是他卖艺回家的路上,或是行走在烟雨江南的小巷头,或是独行在运河如烟的柳色间,或是瑟索在东亭清冷的秋风里,或是徒步在锡城冬日的风雪中,或是静坐于惠山泉亭的冷月下,才独自信手拉出一声长叹,一任如泣如诉的琴音飘散在无锡城的空气中,说尽胸中的无限感慨,涌动心底最强烈的情感波澜。这样一个才艺何其卓绝的才子,他真是沧海的遗珠。然而他所面对的又是何等寂寞凄凉的人生。他的不幸人生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缩影;他的悲惨生活是一个文艺家历尽磨难的现实写照。   然而,阿炳又是幸运的。他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迎来了转机。1950年9月,中央音乐学院的杨荫浏教授到无锡采风,为阿炳录制《二泉映月》,《寒春风曲》,《听松》、《昭君出塞》,《龙船》,《大浪淘沙》计六个原创作品。这一振救性的动作,终于使他的作品得以流传下来,尽管相对于他所创作的270首曲目,六首曲目仅仅是极小的一部分,却可说历经大浪淘沙,沧海遗珠终见天日,命运总算是还给了他一个公道。尽管阿炳所遗留的作品只是很少的几首乐曲,却足以为中国民乐树起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   五   我一直觉得,不走进惠山,就不能读懂她的底蕴;不走进惠山,就不能了解她的情怀;不走进惠山,就无法知道无锡惠山的泉,到底赋予了阿炳怎样的灵心;不走进惠山,就无法知道惠山的月,如何拔动了阿炳心上的弦。   共和六十四年的清明时节,我从兰陵往无锡访友。他所在烈士陵园也在惠山脚下,与惠山古镇相去甚近。我便又不顾疲累,一早就驱车前往古镇。我寻思着终于可以有机会一睹惠泉风采了,终于可以倾听惠山二泉的神韵,我心中多年的纠结,总也该有一个合理的慰藉了吧。可惜不巧的是,我到惠山古镇的时候,适逢清明假期,古镇里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到处充满了现代的商业气息,竟与我想象之中的幽静空灵之境相去甚远,又不免十分的失望。在景区门口排队半小时之后,终于还是怏怏不乐地放弃了。我确实不习惯于喧嚣的环境,在我固有的意识里,一个音乐创作的场所必然是一个清静空灵的胜境,我一直不相信,世俗红尘的纷扰能使人笃静修心,更不用说创作出《二泉映月》这般美妙的仙音。   但在我的心底却不曾熄灭对二泉的神往,我便又在期待着下一回的际遇。也许会有一个相对清静的时候,让我走近惠山,走近二泉。去感受阿炳作品里的清泉与月色,走进阿炳的内心,静静地聆听那一曲天籁之音。   六   七十年代末拍摄的电影《二泉映月》,塑造了一个洁身自爱,不畏强权,琴艺绝伦的瞎子阿炳的艺术形象。但很是有一些偏执于所谓真相的人。在时隔几十年后,突兀地走访了阿炳的故乡。在一番打探与揣测之后,就还原了一个所谓真实的瞎子阿炳。这个阿炳狂妄、浪荡,他的不幸似乎是咎由自取,他的才艺似乎也名不符实。这常常使我生出一种出离的愤怒。艺术的形象塑造,或者会有一些美化,一点拔高。只是,倘若不是有着他那样绝伦的技艺与才华;倘不是有着他那样深沉而强烈的情怀;倘不是有他那种历尽痛苦的生活磨砺与感悟,谁能创作出《二泉映月》这样的作品?我很欣慰于看到黎松寿先生关于阿炳的传述,就在阿炳录制了《二泉映月》后的不久,无锡的牙医协会成立,进行了一场文艺汇演。其时已经有谢世光景的阿炳应邀来到演出现场,先生极其担心他的病体,奉劝他不必上台。阿炳却执意地说:“我为无锡的乡亲拉琴,累死也心甘。”那一天,台下是黑压压的听众,甚至窗上也挤满了人。阿炳第一次对着话筒倾情演奏了他的心曲。之后就是台下如雷一般的,经久不绝的喝彩与掌声。   我因此觉得,阿炳的性格应该是有孤标傲世的成份,但是那只相对于人世的不公。面对着人世的黑暗,他的确极其不愿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反之,他对于国家与民族,与他一样受苦受难的普通的大众,却有着强烈的感情认同,故此他不乏亲和,愿为乡亲死而后已,亦是“俯首甘为孺子牛”。尽管他的人生惨淡不幸,尽管他的生活穷困潦倒。哪怕是别有用心的势利眼必以为人穷志短。但是有心的人,从他的琴声里应该能读懂他的心灵。没有一颗笑傲于浊世的心,没有一种博大的爱国爱民情怀,就不会有说唱时事的阿炳,也不会有《二泉映月》这样空前绝后的作品。   七   说起阿炳就不能不说二胡。二胡本是胡人的乐器,来之于胡,故曰胡琴,传入中国已经一千多年的历史。二胡曲艺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到了近代,二胡演奏的人才辈出,二胡曲目的创作也同时出现高峰,优秀作品层出不穷。然而却没有一个作品能真正在艺术与内涵上同《二泉映月》媲美。《二泉映月》的创作水准之高,音乐旋律之美,思想内涵之深,受众之广泛,至今无出其右者。饱受欺凌,贫病交加的阿炳,双目失明的阿炳,既无可以傲人的学历,也无可供显赫的家声,就凭着一弓二弦,达到了前无古人的艺术高度,使后人高山仰止。   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我偕同妻女再次来到惠山古镇。彼时已是秋声将近,亦晴亦雨,古镇里少了游人。我们沿着古镇的老街一路走来,两旁的祠堂罗列,古色古香的楹联牌匾,古雅古朴的亭台楼榭,断断续续的雨水直下屋檐。着实让人感受了浓郁的历史况味。沿着惠山寺的曲径回廊,直至泉亭。最先看到的是“天下第二泉”的题词,我于书法本是外行,除了觉得字体遒劲之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那一方清池,却早就是让我心驰神往的最爱。清泉从上池流至下池,泉花飞溅,清波漾漾。名闻天下的第二泉,水质清澈甘甜。在一个功利的社会里,想必早就是滴水如金了。未知穷困潦倒的阿炳是否有幸品尝过二泉的水。不知他是否曾经让清泉洗净一天的疲累,而后抚弦而奏,倾情入境。不知他是否真的有过“泉水虽甜,人生却苦”感喟。泉亭地处僻静,诚然是灵心静养的好场所。林涛里,月夜下,在二泉之侧运弓揉弦,一吐心声,确是极具风雅之事。是的,风雅,而且是绝世的风雅。哪怕他是一生失意落魄的瞎子,但凡他具有高尚的情怀与高绝的才华,风雅二字之于他而言,也绝不为过。《二泉映月》有一段深有意境的颤弓,连绵不断的音符如清流而泄寒潭,似微澜泛起盈盈月光。泉和月是《二泉映月》的主题意象,泉清而月明,泉流与月色交融,这也许就是《二泉映月》的精魄。《二泉映月》的旋律在往复回环的激荡高音之后,总是以原把位的中低音组合为下一节的乐曲进行铺垫,这样的旋律柔韧,也不乏刚劲,有时还略显俏皮活泼。生活于社会最底层的作者阿炳,自然有着清泉明月一样的洁净情怀。故此他的作品叹而不哀,怒而不惧,忧而不伤,反而时时表露出一种别样的超然达观。   泉亭的四周悬挂着与惠山有些渊源的历代名人,有天子亦有学士,阿炳像亦在其中,他戴着墨镜的两个眼睛似乎深不可测。想必他应该是其中唯一的布衣之身了。以世俗的眼光看,他的身后确实已经享有无尚的荣光。于我却并不觉得此事的高明,也并不因此而替他觉得宽慰。我深谙一些名人的做派,于名山胜景留迹,借以沽名钓誉,是他们特有的嗜好。唯有阿炳凭一曲《二泉映月》,广播天下,竟使惠山变得流光溢彩,使二泉亦永不枯竭。而于他自己而言,可谓是生不沾光,死无得利。此中滋味,耐人斟酌。   八   1950年12月4日,也就是在录制了《二泉映月》的两个月之后,阿炳在无锡东亭的家中咯血而逝,身后无子嗣。先是葬于一和山房道士墓,1983年迁葬于惠山东麓的一处森林里,生前潦倒,死后总算是可以安静地在惠山《听松》了。   我到惠山的时候,曾经拜谒过阿炳墓。墓地坐惠山,朝锡峰,风景宜人。其墓碑“民间音乐家阿炳之墓”由杨荫浏教授题刻。墓埕上塑阿炳像,佝偻着背的阿炳吃力的抱着一把二胡,长弓拉开,长衫的下摆随劲风舞动。此塑像愈看愈是让人觉得沧桑,愈看愈是觉得内心压抑,苍然便有堕泪之感。   历史上,真正的文艺家往往都是饱受苦难遭磨,然而苦如阿炳者实不多见。我于05年的时候曾经写过一个《悲怆的乐章,不屈的脊梁》,文中对阿炳的遭遇深感不平。而后便有一个极有见地的朋友说道:“阿炳不幸二胡幸;阿炳不幸民族幸。”此种印证的说法,我至今才明白。苦难的生活经历是文艺家的人生财富。不幸如阿炳者,既瞎且贫,任凭苦难磨砺灵心而不改其志,修为始愈加成熟浑厚,二胡技艺炉火纯青,经其以毕生之力提高改进,使二胡由民间的一个小小乐器,走进了民族音乐的大雅之堂。其作品自是深沉厚重,意味无穷,为民族留下巅峰之作,故说是民族之幸。   然而,我偏又有了一种担心,《二泉映月》有可能成为一个绝唱么?倘若无有时代洪流的淘洗,倘若没有传统文化的熏陶,还能产生诸如阿炳一样超脱了个人不幸而执著于艺术追求的巨匠么?在当代的安逸和谐之下,惠山的游人如织,又有几个能怀揣“景行行止”的朝拜之心,倾听阿炳的心曲,感悟生活的真谛。又有谁能在《二泉映月》的旋律中读透人间的是是非非。   九   写完这几段随笔,却不禁想起,我已经走过惠山了,几番奔波却没能领略二泉的月,今后还会来么?想必还是会的,无锡的雨,太湖的风固然已经让我觉得美不胜收了。而在阿炳的琴音里,惠山的月更是别样有情。况且我也还别有一番心事:非是名山偏爱惠,只惜日后再无君。惟如此,我焉能不重来?   华丹于2016年2月2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3-23 1:39:05编辑过]

0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华丹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特邀嘉宾 贴子:105 积分:239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6-5-6 9:28: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7-3-23 1:40:08

手机发的,全乱了。几年没来了,论坛还在。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