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秋雁南回文学社区文化沙龙华夏文化 → [原创]QQ群讲座稿:《诗经·邶风·泉水》(2014.10.19)


  共有206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QQ群讲座稿:《诗经·邶风·泉水》(2014.10.19)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云尘子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学儒
等级:版主 贴子:11226 积分:16659 威望:3 精华:13 注册:2004-4-27 18:26:00
[原创]QQ群讲座稿:《诗经·邶风·泉水》(2014.10.19)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4-15 10:51:39

第一〇一讲:QQ群讲座稿:《诗经·邶风·泉水》(一)(2014.10.19) 【群友好!今晚参与本讲座的群共109个。欢迎朋友们来一起学习经典。今晚、以往的所有讲座文稿,都在我QQ空间日志“诗经讲座”栏目中,可读、可转。对讲座内容有何疑问,从此刻开始,各位群友可以随时把问题发到我个人窗口,等讲座结束答复。】 【此讲座文稿,是宗来自己刚刚撰写的学习记录,不是抄录而来的文字;前来贵群,都是应群主之邀才来与群友共学。各群群主不想继续,宗来可以即刻退出贵群。贴出的篇幅较长,间隔约十分钟,是因为同时发布的群过百,无法减短,敬请理解。】 【讲座过程中,敬请不要插话,以免影响其他群友。欢迎有志于学习君子之道的朋友一起学习,希望不要以旁观、评判、娱乐、亵渎的态度对待经典。宗来深知,百年反传统给人们造成了对传统的许多误解,甚至造成很多人对传统的排斥态度,因此,理解不同意见。】 一、请先把《泉水》的诗序和正文阅读三遍: 诗序:《泉水》,卫女思归也。嫁于诸侯,父母终,思归宁而不得,故作是诗以自见【现】也。第一章:毖(必)彼泉水,亦流于淇(齐)。有怀于卫,靡(迷)日不思。娈(栾)彼诸姬,聊与之谋。第二章:出宿于泲(己),饮饯(引建)于祢(尼)。女子有行(航),远父母兄弟。问我诸姑,遂及伯(博)姊(子)。 第三章:出宿(速)于干(甘),饮饯(引建)于言。载脂载舝(在支在霞),还(旋)车言迈。遄臻(船真)于卫,不瑕【遐】有害【曷】。第四章: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曹),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二、题解及诗序讲解: 【1】前首简兮后泉水,涉及卫贤与卫女。卫君不用卫之贤,卫女虽嫁根不离。 上一首《简兮》,所写的是卫国的贤士,虽然文武双全、多才多艺、勤奋正直,却不被卫君任用;本来足以成为“王臣”,而“天子”也不知任贤。意味着不是卫国无贤士,更不是天下无贤士,只是国君、天子不识贤、不用贤。这是从卫国贤士说到天子。 这一首《泉水》,所写的是卫国国君之女,出嫁到了外国,成了诸侯的夫人;她想要回到卫国去探望亲人,却无法回去。《简兮》写贤士应该被卫君任用并推荐给天子,最终却不任用、推荐,贤士到了天子那里,天子也不重用;《泉水》写已嫁到外国的卫女,想回卫国却不能回。 在《简兮》之后,为什么接着的是《泉水》呢?第一,《简兮》是卫国之贤想要在国内行道而不能,《泉水》是卫国之女想要归国内探亲而不能,二者因此而相关联。第二,卫国国君的德行,不仅关系到本国的臣民,而且关系到已经嫁到国外的妇女。 女子虽然出嫁而成为另一家的人,但是,无不期望着娘家之人不要忘记她,无不期望着娘家之国能够安宁可信;出嫁的女子是否能得到夫家之人的接纳和尊重,固然在于自己的德行,但是,如果丈夫德行不怎么很好,那么,却会对娘家衰落的妇女心存轻蔑之意。 上面所讲的是《邶风》为何在《简兮》之后会接着《泉水》。下面我们要说的是,“泉水”与“卫女思归”有什么关系呢?换一个说法,此诗为什么以“泉水”为题呢?我们只要从“泉水”的自然之象来理解就可以了。 泉水,发源于地下,从地面的泉眼喷涌而出,这是“泉水”始出的时候;诗中这位妇人,祖先在卫国,出生于卫国,在卫国长大成人。泉水从源头流出之后,就必然流淌到其他地方;卫女长大,从卫国嫁到外邦。这是这位卫女与泉水的相同之处。 【2】卫女出嫁到外邦,父母已逝思故国。既嫁尚且不忘本,卫君愧疚当更多。 《诗序》原文是:“《泉水》,卫女思归也。嫁于诸侯,父母终,思归宁而不得,故作是诗以自见【现】也。” 意思是说,《泉水》直接写的是“卫女思归”之事。这是一位卫国国君之女,嫁给了其他国家的诸侯;她的父母已经不在世了,想要回卫国去探望娘家的亲人,却不被允许,所以作了这首诗,用来表达自己的思亲、思乡之情。“见”,读作“现”。 这位卫国国君之女,究竟是卫庄公、卫宣公、卫桓公三位国君之中谁的女儿,我们无法得知。不必在这个问题上用心过多,但只是“卫国之女”即可。因为,这里的“卫女”只是一个“类象”,可以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君之女,当然更可以是任何一个国君之女。 这位卫国之女,嫁到了其他诸侯国,按礼应该是居“国夫人”之位,但是,究竟是嫁到了哪个国家,究竟是不是身居“国夫人”之位,我们也无法得知。同样道理,我们只要知到某个国君之女嫁给了另外一个国家的国君就可以。 这位妇人,父母已经都不在了。按照礼仪规范,如果父母尚在,出嫁的妇人应该按礼探望父母,既能尽自己的孝心,也能宽慰父母之心。如今,父母已经不在了,按礼仪规范,则应该派遣大夫道娘家去,看望兄弟,说明自己的情况,而不是妇人亲自回娘家去。 那么,这位卫女是否真的回卫国了呢?没有,所以,只是“思归”。如果她真的亲自回娘家去,当然是“非礼”之事,不过,“思归”却不是“非礼”之事,而是“亲情之至”。思亲思乡而情真意切,却又不真正亲自回娘家,可谓“发乎情,止乎礼义”。 贤士贫寒,而其德其志不移;卫女既嫁,而思亲思乡情深。可叹身居君臣之位者,可叹国君之子孙,竟然不顾礼义廉耻,背离正道,败坏家邦;失信于庶民,失信于诸侯,失信于天下。如此如此,对不起天下、国家,对不起列祖列宗、兄弟姐妹、子孙后代。 三、第一章讲解: 原文:毖(必)彼泉水,亦流于淇(齐)。有怀于卫,靡(迷)日不思。娈(栾)彼诸姬,聊与之谋。 “毖彼泉水”的“毖”,本来是“慎重”之义,“惩前毖后”就是用此义。在这里,“毖”是被用来作为“泌”的假借字使用。今音把“泌”字读作“密”,而古音却读作“必”。《说文解字》说:“泌,侠流也。” 根据段玉裁先生注,“侠流”的意思是流水轻快、自然,犹如侠士风流爽快、重义轻财。这样就可以解释“毖彼泉水”之义了。这是“泉水始出”之貌。看那泉水,从从地下到泉眼,轻盈而自然地汩汩(古古)喷涌出来,这是卫女说自己生长在卫国之时。 “亦流于淇”的“亦”,意味着这个源泉所流出来的水也像其他泉水一样,既然来到了地面之上,就会横向流淌。“淇”是河流之名,“亦流于淇”就是说,源泉所流出的水也流到了淇河之中。《毛诗郑笺》说:“泉水流而入淇,犹妇人出嫁于异国。” 水从源泉喷涌出来之后,当然有润泽、流淌于本地之水,犹如同一父母所生的子女之中的男子,他们留在本国娶妻生子、尊祖敬宗、治国安民。然而,只要泉水之水多而且大,必然也会有水流淌到其他地方,犹如流入淇水,好比说,生为女子,则注定要外嫁他乡。 “有怀于卫”的“怀”,《毛诗郑笺》解释为“至”,是“至念”之义。为何把“怀”解释为“至念”?因为“怀”是“内心常存”、“永不忘怀”之义,意味着其“思念”不是由外在事物所偶然引发,而是内心所自有。这是说卫女虽已嫁,却内心永不忘卫国。 “怀”是“不忘之思”,是内心本来就有;“念”就是“常思”之义,是有意记在心间而不敢忘;“思”是外事外物入于心而心要接受的过程。所以,“有怀于卫”意味着卫女内心本来就有故乡卫国,犹如泉水无论流淌到何处,永远是出于最初的那个泉源。 “靡日不思”的“靡”,是“无”之义。正因为“有怀于卫”,所以才会“靡日不思”。卫女本来内心就有卫国,所以,每天都会不知不觉地触景生情,对卫国的思念之情也因此而不知不觉地流露出来,没有一天不是如此。 为什么说“无日不思”,却不说“时刻思念”呢?毕竟卫女已经嫁到外国,当然会有众多的事情要思虑,有众多的事情要去做,不可能也不应该整天内心只想卫国、只想亲人,否则也就不是通情达理、知礼知义之人了,也有悖于妇人之德。 “娈彼诸姬”的“娈”是“美好之貌”,“诸姬”是指卫女的那些尚未出嫁的同姓之女。不过,《毛诗郑笺》说:“所至念者,谓诸姬,诸姑伯姊。”由此来说,“诸姬”包括未嫁的同姓之女,也包括已嫁的姑姑、姐姐之类。 因为姑姑、姐姐都各自嫁到不同的地方去了,因此,要想见到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能是“至念”,但是,不应该说卫女所“至念”的只是她的姑姑、姐姐们,而应该是卫国故土、卫国的亲人,以及从卫国出嫁到外国的姑姑、姐姐们。 这位卫女,已经嫁给了其他诸侯,成了“国夫人”,需要有情,更需要有礼。她思念故土、亲人,这是其情;其礼体现于何处呢?体现在她思念姑姑、姐姐是请教妇人之礼,体现在她思念未嫁的同姓之女士为了共谋妇人之礼。 “娈彼诸姬”之中的“娈”是“美好之貌”,是不是从姿色之美而言呢?不是。《说文解字》说:“娈,慕也。”段玉裁先生注又说是“顺也”。由此可知,“娈”之“美”在于其心之可慕、温婉顺礼。姑姑姐姐如此,是卫女见贤思齐;未嫁之女如此,是卫女择善而教。 “聊与之谋”的“聊”字,《毛诗诂训传》说是“原【愿】”,《毛诗郑笺》说是“且”。为何说是“愿”?因为这是卫女之期望;为什么说是“且”?因为卫女必然清楚,即使能够见到她们,也必然时间短暂。 “与之谋”是跟品德修养美好的姑姑、姐姐、妹妹们一起谋议妇人之礼,以期由此而使自己做得更好,大家也能做得更好。所谋的是妇人之礼,则是向上之道;所议的是怨人责人、自私自利、情色淫欲之事,则是向下之路。 四、第二章讲解: 原文:出宿于泲(己),饮饯(引建)于祢(尼)。女子有行(航),远父母兄弟。问我诸姑,遂及伯(博)姊(子)。 【1】卫女思归作构想,想象始行之安排。思乡思亲情切切,归心已在城郭外。 此诗自始至终都是“卫女思归”,而不是“归宁”的实录,所以,全诗所写的都像杜少陵《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一样,是内心的构想。由此也可见,卫女却是是“有怀于卫,靡日不思”。 “出宿于泲,饮饯于祢”,就是卫女内心的“归宁”构想。卫女从所在之国到卫国去,出了所在之国以后,赶一天的路,可以到“泲”这个地方住宿;要回卫国去,一定会有人送行,饯别的宴席可以设在“祢”这个地方。 然而,《毛诗诂训传》说:“祖而舍【释】軷(拔),饮酒于其侧曰饯,重始有事于道也。”这个解释,给我们增加了理解的难度。“祖”是“开始”之义;“舍”是在房屋、帐篷之中陈列祭品;“軷”是走山路的时候所举行的一种祭祀名称。 具体说来,走山路叫做“軷”,走草原叫做“跋”,走水路叫做“涉”。当我们说“跋山涉水”的时候,是用“跋”同时包括了“跋”和“軷”两方面的涵义。在此诗之中,“軷”字却可以包括所走的任何道路,但又用来专门指一种祭祀。 所谓“饮酒于其侧曰饯”,说明所谓的“设酒宴以践行”本来是与“軷祭”联系在一起进行的。“軷祭”是在出了城门以后、未到郊野之前,祈求一路平安之意。送行者在“軷祭”的现场旁边“设宴饮酒”,是人际之间的情义,而且是对所送之人的祝福。 “饮”字,表示“劝人饮酒”的时候,读作“去声”。在这里,是卫女想要去卫国,别人为她送行,是她接受别人劝酒而自己喝酒,所以,应该读作“上声”。“饯”是专指为了送别而准备的小型宴席,这里所表示的是“在送行者所设的送行宴席上”。 所谓“重始有事于道也”,意思是说,重视刚开始上路的时候所要做的事情。这里应该包括安排当晚的住宿问题,还有出了城郭之外的祭祀和饯别两件事。卫女既然设想得这么细致,可见其归心似箭、思乡思亲心切。 这里明明说的是“饮饯于祢”,其中的“祢”字只有“迷”这一个读音,为什么我们却注音为“尼”呢?因为《毛诗正义》说:“祢,乃礼反,地名,《韩诗》作‘坭’,音同。”或许本来就应该写作“坭”,《毛诗》却写为“祢”,才仍然读“尼”这个音吧? 为什么诗句之中没有说“祖而舍【释】軷(拔)”呢?因为按照当时的正规礼仪,应该是先有“軷祭”,然后才有“饯行”,可是,卫女此次出行究竟是不是想要完全按照礼仪,不得而知。再说,天子和诸侯出行,须有“軷祭”,卫女虽是夫人,却非诸侯。 为什么先说住宿,却后说“饮饯”呢?第一,要出行,不能不先考虑到住宿问题,以便安排行程;第二,此诗重点是写“卫女思归”,而“饮饯”不是最主要的,只不过是“卫女思归”设想之中的一个小环节而已。 【2】男婚女嫁是常礼,出嫁必与亲远离。思归只问其姑姊,为何不问其兄弟? “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意思是说,生为女子,就要遵循女子之道,不能不出嫁,因而远离父母兄弟。我们为什么把“行”字之音读作“航”?因为《毛诗郑笺》说:“行,道也。”人之所行(形)为行(航),人走于道上为行(形)。 卫女为何说此句呢?《郑笺》说:“妇人有出嫁之道,远于亲亲,故礼缘人情,使得归宁。”在此,郑玄先生把“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看作卫女要“归宁”的根据了。而孔颖达先生的《疏》也由此而展开,从而使卫女成了一个因为不能归宁而生怨恨之人了。 《毛诗正义》已经说了“国君夫人,父母在则归宁,没【殁】则使大夫宁于兄弟。卫女之思归,虽非礼,思之至也”,那么,卫女要强行“非礼”地回卫国,则非“思之至”,而是“思之过”了。因此,我们这里不取《郑笺》和《孔疏》之说。 水出源泉之后,必然有流淌于本国者,也有流淌到国外者,既然这是自然之道,流淌到国外也无可怨尤;同是父母所生,必有男女,既然男婚女嫁是人间之礼,那么,女子出嫁,同样也无可怨尤。因为出嫁而远离了父母兄弟,是无可奈何,但使人更加思念父母兄弟。 所以,“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是为“卫女思归”之“心切”做注脚,而不是由此引出卫女对礼仪的不满,不是由此引出卫女的怨尤之情。从“卫女”只是“思归”来说,是“思之至”;从“卫女”没有“真归”来说,是“发乎情,止乎礼”。 既然“卫女”是卫国国君之女,而又说起父母已经不在,那么,卫国的掌权者就应该是其兄弟。“卫女”按礼不能再去亲自回卫国,她固然是思念其兄弟姐妹,但是,须知“卫女”所嫁之人也应当是其他国家的诸侯,身为“国夫人”,恐怕不会不对卫国的担忧。 从“泉水”之喻来说,如果卫国混乱,相当于泉源之水变得浑浊;如果卫国衰亡,相当于泉源枯竭。因此,无论卫国是混乱还是衰亡,都会使这个“卫女”为之担忧。相比之下,“卫女”的兄弟们,难道就不感到愧疚羞耻吗? 此章最后说:“问我诸姑,遂及伯姊。”父亲的姐妹叫做“诸姑”,自己的姐姐叫做“伯姊”。《孔疏》说:“不问兄弟宗族,而问姑及姊,由亲其类也。”可是,前文明明说了“远父母兄弟”,而卫女岂能要“归宁”却“不问兄弟宗族”呢? 对此,我们无法得知。但是,看看卫庄公、卫桓公、州吁、卫宣公,哪一个是合乎“君道”的国君?“卫女”莫非是不忍心去问?不敢去问?不必再去问?无论如何,“卫女”只问姑姑、姐妹这些自己的“同类”,却不问兄弟宗族,绝非只是“亲其类”的问题。 或许当“卫女”对卫国之国事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所剩下的只能是对亲情的眷恋了;当“卫女”对掌握卫国大权的兄弟已经心灰意冷的时候,也就不愿意再去关心兄弟之事了。可是,卫国的盛衰,却会影响到“卫女”的姑姑、姐妹。 今晚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群友,谢谢群主和管理员!各位群友若有疑问,敬请把问题发到我个人窗口,等待参考性答复。不再在各群窗口内做答,谢绝闲聊和争辩,无礼不答。 今晚的讲座文稿,请到我空间的“日志”中去查看阅读。【若哪个群不想继续《诗经》和《大学》两个系列讲座,请群主告知,下次就停止在贵群直播。】再见!晚安!


归宗以正,躬行待来。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云尘子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学儒
等级:版主 贴子:11226 积分:16659 威望:3 精华:13 注册:2004-4-27 18:26: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4-15 10:51:59

第一〇二讲:QQ群讲座稿:《诗经·邶风·泉水》(二)(2014.10.26) 【群友好!讲座增加“中国书院”群,今晚参与的群共110个。欢迎朋友们来一起学习经典。今晚、以往的所有讲座文稿,都在我QQ空间日志“诗经讲座”栏目中,可读、可转。对讲座有何疑问,从此刻开始,群友可随时把问题发到我个人窗口,等讲座结束答复。】 【此讲座文稿,是宗来自己刚刚撰写的学习记录,不是抄录而来的文字;前来贵群,都是应群主之邀才来与群友共学。各群群主不想继续,宗来可以即刻退出贵群。贴出的篇幅较长,间隔约十分钟,是因为同时发布的群过百,无法减短,敬请理解。】 【讲座过程中,敬请不要插话,以免影响其他群友。欢迎有志于学习君子之道的朋友一起学习,希望不要以旁观、评判、娱乐、亵渎的态度对待经典。宗来深知,百年反传统给人们造成了对传统的许多误解,甚至造成很多人对传统的排斥态度,因此,理解不同意见。】 请先把《泉水》的诗序和正文阅读三遍: 诗序:《泉水》,卫女思归也。嫁于诸侯,父母终,思归宁而不得,故作是诗以自见【现】也。第一章:毖(必)彼泉水,亦流于淇(齐)。有怀于卫,靡(迷)日不思。娈(栾)彼诸姬,聊与之谋。第二章:出宿于泲(己),饮饯(引建)于祢(尼)。女子有行(航),远父母兄弟。问我诸姑,遂及伯(博)姊(子)。 第三章:出宿(速)于干(甘),饮饯(引建)于言。载脂载舝(在支在霞),还(旋)车言迈。遄臻(船真)于卫,不瑕【遐】有害。第四章: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曹),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五、第三章讲解: 原文:出宿(速)于干(甘),饮饯(印建)于言。载脂载舝(在支在霞),还(旋)车言迈。遄臻(船真)于卫,不瑕【遐】有害。 【1】此章又说宿与饯,所用地名却不同。精心构想回国路,可见卫女思归情。 上一章所说的是“出宿于泲,饮饯于祢”,这一章只是改变了两个字,成了“出宿于干,饮饯于言”,这两个改变有什么意思呢?《毛诗诂训传》说:“干、言,所适国郊也。”《毛诗郑笺》说:“干、言,犹泲、祢,未闻远近同异。” 所谓“所适国”,指的是“卫女”出嫁所到的诸侯国。那么,为什么在这一首诗里面竟然出现了两次“出宿”、“饮饯”呢?为什么两次的地点又不一样呢?《毛诗正义》没有解说,我们只好从“卫女思归”四个字上去寻找答案。 正因为是“思归”,所以,卫女精心设想出了两条归国的路线。从其“远近”来说,应该“出宿于泲”比“出宿于干”更近一点。按照常理,人们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最近的道路,但是,为了避免万一出现的特殊情况,也会设想出“第二套方案”。 这两套方案中的四个地名究竟是什么地方,不是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是,由此可以看到“卫女”对卫国的关切之情有多深,看以看得出“卫女”的思乡、思亲之情有多真切。这两套方案,一定是“卫女”日思夜想,不知费了多少心思,才精心构想出来的。 【2】脂膏如果分别说,牛羊曰脂猪狗膏。卫女润车又修车,归宁卫国以行遥。 “载脂载舝(霞)”,其中的“脂”是什么意思呢?《说文解字》说:“戴角者脂,无角者膏。”意思是说,头上有角的畜生,如牛羊之类,其身上的脂肪叫做“脂”;头上没有角的,如猪狗之类,其身上的脂肪叫做“膏”。 后来“脂膏”二字的区别渐渐淡化,可以用来互注,再后来则用“膏”统摄“脂”,近来则“膏”渐渐很少用来指“脂肪”,而“脂”字几乎完全取代了“膏”之义。在“载脂载舝”里,“脂”字所表示的是,用牛羊的脂肪涂抹在车轴上,以起润滑作用。 “载脂载舝”的“舝”,也可以写作“辖”。《毛诗诂训传》说是指“车轴头金”,段玉裁先生《说文解字注》说“以铁竖贯轴头而制毂如键闭然”,两者所说的是同一个意思。亦即“贯通车轴的那根铁棍”,这根铁棍是停车和控制方向的机关。 古人的车,在不用的时候,就把这个“机关”摘开,等到用车的时候,再把它挂上。那么,这里所谓的“载舝”,意味着把原本摘开的“机关”再挂上。不过,恐怕事情不会如此简单,毕竟这是铁做的,放的时间久了就容易生锈,所以,需要用油脂润滑,也需要修理。 所谓“载脂载舝”,这个句式就好比“载歌载舞”。“载歌载舞”的意思是,既唱歌,又跳舞;“载脂载舝”的意思是,既用油脂润滑车轴,又把车子修理好。总起来说,就是卫女要把归宁所用的车子准备好。可是,为什么车子还要修理呢? 因为她想要乘坐的车子,是她当初出嫁的时候所乘坐的车。卫女出嫁到这个诸侯国,我们不知已经过了多少年,但是,至少已经旧了,要想乘坐它远行,就必须早早修理好,以免路途之中出现问题。我们从何得知是这样的呢?从“还(旋)车言迈”。 【3】还字读音如旋字,归宁仍乘嫁时车。言迈意为我行远,路途凶险意决绝。 “还(旋)”字之义,是“从何处来,再回到何处去”,可谓旋转了一个方向。这个意思,古人把“还”之音读作“旋”,不过,现在基本上都读作“环”了。我们这里,还是按照《毛诗正义》之说,把它读作“旋”。 “言迈”是什么意思呢?“言”可以理解为“我”,亦即“卫女”自指;也可以理解为语助词。《说文解字》说:“迈,远行也。从辵(辍),虿(柴四声)省声。”为什么表示“远行”的“迈”字却是用了“虿”字表声呢? “虿”是像蝎子那样的一种毒虫,“迈”是“远行”,意味着要跋山涉水、路途遥远,因此一路之上充满凶险,不可不慎重。不过,“虿”字的本字,就应该是“万【萬】”,是这种毒虫的象形;后来,此字被长久借走表示“数量很大”,于是,加“虫”表示本义。 “从辵”表示与“行走”有关,这是容易理解的;而“虿省”而成为“万”的时候,省略了“虫”字的“万”,仍然分可以表示路途凶险,这个“万”字的读音还应该读“虿”,那么,这个“迈”字还算是“六书”中的“形声字”。 如果说“迈”字“从辵,从万”,而把这个“万”字理解为“数量很大”的时候,就不能说“万”是“表声”之象,而成了“表义”之象了,“迈”字也就成了“六书”中的“会意字”了。这么一来,“万”表示遥远,“辵”表示“行走”,加在一起就是“远行”之义。 总起来说,“还车言迈”的意思就是,我要乘坐出嫁时所乘坐的车子,归宁而到卫国去;路途遥远且凶险,归宁之意不动摇。由此可见,“卫女”对卫国的思念之深切。这位“卫女”为什么“归宁”之意如此决绝呢? 题名“申培撰”的《鲁诗故》说:“《泉水》,宋桓夫人闵【悯】卫之破而作。”如果此说可信,那么,“卫女”就是从卫国嫁到送过的“桓夫人”,她因为卫国的衰败而担忧,所以,其“归宁”的心意才如此决绝。 【4】遄有频繁往来义,又或解释为疾速。卫女盼速至卫国,臻字标明循正途。 “遄(船)臻(真)于卫”,意思是说,卫女想要要尽快地到达卫国。《毛诗诂训传》说:“遄,疾。臻,至。”《说文解字》说:“遄,往来数(硕)也。”意思是说,频繁地往来。这个解释,与“疾”不同,“疾”之义是“迅速”。 为什么“遄”字会有以上两个不同义项呢?这要从“耑(端)”字上来寻找答案。《说文解字》说:“耑,物初生之题也。”“题”是“额头”之义。按照段玉裁先生之说,人体以额头为最上端,物之初生就是先显露出其顶端,犹如显露出额头。 从这个意思上来说,“耑”就是“端”的本字,也就是“一端”、“发端”。可是,后来,“耑(端)”字被长久借去表达“专”之义,而另外造出“端”字取代了“耑(端)”字之义,于是,“耑(专)”也就常常被用来表达“专”之义了。 为什么“耑”可以用来表示“专一”的“专”呢?如果我们用豆芽来作为例子,那么,“耑”字下面一半是根儿,上面的一半之中,两边是豆芽的两个豆瓣儿,中间的则是刚刚生出来的芽儿,还没有出现任何一片叶子的样子,亦即“惟一”、“专一”之象。 从“耑(端)”来说,“遄”也就意味着行走于两端之间,所以有了“频繁往来”之义;从“耑(专)”来说,“遄”也就意味着一心一意、全心全意都在行路上,根本不再想其他事情,也就是为了能快速到达目的地,所以有了“疾速”之义。 接下来说“臻”字为何解释为“至”。“臻”字本身就包含了“至”字之义,可是,既然多了一个“秦”字,当然也就有与“至”不同的涵义。固然,“秦”在这里是“表声”之象,不过,用“秦”来“表声”,当然也不会与“秦”字之义无关。 《说文解字》说:“秦,伯益之后所封国。地宜禾。从禾,舂(充)省。一曰秦,禾名。”在这两种解释之中,前者所说的是国名、地名,后者所说的禾苗之名,亦即庄稼。其国、其地为什么命名为“秦”呢?还是因为这里的土地“宜禾”。 “伯益”是帝舜时期主管司法的皋陶(高摇)之子,曾辅佐大禹治水,据传《山海经》便是伯益所作。帝舜为之赐姓为“嬴”。经夏商两朝,到周孝王时,伯益的后裔才被分封到“秦国”。应该是先有“秦”这个地名,然后才会有“秦国”这个国名。 “秦”这个地名,是因“地宜禾”而得来;又因为“地宜禾”,所以“秦”才成为“禾名”。由此来说,“臻”也就是“禾之至”,亦即“庄稼成熟”之义。由“庄稼成熟”再引申,则“臻”字必然是“由正道而行,达到善的目的”之义。 总起来说,“遄臻于卫”的意思是,“卫女”内心所想的是,能尽快地从所在之地出发,遵循礼仪,按照正道,快速地感到日思夜想的卫国,去看看卫国到底成了什么样子了,去看看姊妹们,去拜访拜访姑姑们。 【5】不瑕有害思之至:不避遥远与凶险,自认归宁合礼义,情切至于欲冒险。 “不瑕有害”,《毛诗正义》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说。《毛诗诂训传》说:“瑕,远也。”也就是把表示“玉”之斑点的“瑕”字,当做表示远近的“遐迩”之“遐”字假借字了。对于“有害”二字,既然没有解释,那就意味着“害”直接读其本音、用其本义。 《毛诗诂训传》只是解释了一个“瑕”字,此外就再也没有任何解释了。我们如果直接解释为“不远有害”,那也就意味着,“卫女”计划好了归宁的两条路线,准备好了归宁所要乘坐的车子,明知路途遥远而且凶险,即使有凶险危害也不改变道路、放弃决心。 这么理解,应该说很自然,很顺畅。“不瑕有害”,就是即使“有害”也不放弃,或者说是不怕遥远、不必危害。这样,不需要增加什么字来作解,所以说很自然;与上文的“还车言迈”的“迈”字之义相呼应,所以说很顺畅。 但是,王肃先生说:“不瑕有害”的意思是“不远礼义之害”,这个解释颇不易解。孔颖达先生接受王肃先生之说,进一步解释为:“不得为违礼远义之害,何故不使我归宁乎?”这个解释,增加了不少的字,让人不清楚所加的字是根据什么加上去的。 仔细看看“不瑕有害”所对应的每个字。“不”对应“不得为”,“瑕”对应“违礼远义”,“有害”对应“之害”,其中的“礼义”不知从何而来,尤其不知“何故不使我归宁”从何而来,不知是谁不让她归宁。我们不取此解。 《毛诗郑笺》抛开《毛诗诂训传》而另作了解说:“瑕犹如过也。害,何也。我还车疾至于卫而返,于行无过差,有何不可而止我?”在此,把“不瑕”解释为“没有过错,没有过差”;把“有害(何)”解释为“有何不可”了。 可是,《郑笺》在前面已经说过,“卫女”盼望和设想得这次“归宁”,“虽非礼,思之至也”,这里已经明确地说“卫女思归”是“人情之至”,但是,“卫女”真要“归宁”,却是“非礼之事”。既然如此,“卫女”却认为自己“没有过差”,则可谓强词夺理。 把“有害”解释为“有何不可”,好像是“卫女”准备不管是否“非礼”,却决计要真的“归宁”了。按照这个解释,也可以接受。因为“卫女思归”实在是心切,恨不能不顾一切地要到卫国去一趟,为非礼之事辩解,不顾遥远凶险,也可谓“思之至”的体现。 假如说“卫女”真的踏上“归宁”之路,那么,虽然其情可原,却不能不说是“非礼”的行为。此诗一步一步地渲染“卫女思归”,到了这里,已经可以说是达到极限了,如果再往前走一点,也就不再是“思之至”,而是“思之过”了。 “君子”之“贤”,“淑女”之“淑”,其中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守住“发乎情,止乎礼义”。一旦陷于情中而不能自拔,为此而不顾礼义,那么,其贤、其淑也就坚守不住了。君子淑女不可不慎之慎之。 六、第四章讲解: 原文: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曹),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1】源同归异为肥泉,水流万里不忘源。可叹源有干涸险,卫女忧思却枉然。 这里的“我”,是指“卫女”;“肥泉”是什么意思呢?《毛诗诂训传》说:“所出同、所归异,为肥泉。”也就是说,同出于一个泉源的水,分别流向不同的地方。《尔雅·释水》也说:“泉归异,出同流,肥。”由此可见,“肥泉”并非某泉的专有名称。 然而,《毛诗正义》说:“以下须、漕是卫邑,故知此肥泉是卫水也。”按照这个说法,这里的“肥泉”被称为“此肥泉”,意味着它是众多的“肥泉”之中的一个,又是专指卫国境内的一个具体的泉水。此诗题为“泉水”,“肥泉”二字,可谓点题。 “我思肥泉”的意思是说,我想到了卫国的肥泉,我想到了天下的肥泉,其泉水都是出于同一个泉源,却分别流向不同的地方,而且一去不回。想到自己,想到了天下的女人,无不像肥泉一样,兄弟姐妹乃是同一父母所生,长大之后却各奔东西,出嫁于外。 所谓“兹之永叹”,其中的“兹”就是“此”,所指的是“我思肥泉”。生为女子,已经注定了要出嫁,就像注定要流向他方。出嫁的女人,还在思念娘家人,关注娘家的兴衰,可是,父母已经不在,娘家的兄弟们是否还记得出嫁的姐妹? “永叹”,是长久的叹息。所叹息的难道仅仅是自己不得不出嫁他邦而难以归国吗?恐怕不仅仅如此。犹如肥泉之水,无论流向何处,都能滋润一方,女人出嫁也能“宜其室家”,因此,生为女人则注定出嫁,不是什么值得长久叹息之事。 这位“卫女”既然所嫁的是诸侯国的国君,也就是“国夫人”的身份地位,那么,她不会对卫国的现状不了解,甚至会看得很清楚。她的兄弟们把卫国弄得破败衰亡,就好比是泉源干涸,怎能不让她“永叹”呢? 【2】须漕均是卫城邑,卫女所忧是卫国。守礼不归改出游,欲除忧思必不得。 “思须与漕,我心悠悠”,意思是说,“卫女”想到了从娘家道婆家的路上所经过的卫国城邑,忍不住缠绵的忧愁。“须”和“漕”固然只是卫国的两个城邑,但是,它们所代表的则是整个卫国。“覆巢之下无完卵”,一旦卫国衰亡,所殃及的是卫国各地。 “卫女”思亲、思乡、思国,都是人之常情、真情;“卫女”既已出嫁,而为卫国担忧,就不仅仅是出于常情、真情了,其中体现出来的是“卫女”的贤淑。是谁使卫国到了如此地步?“卫女”似乎没有指责任何人,但是,其深切之思、真诚之忧,已是指责。 “卫女”父母已经不在,按照礼仪规定不能亲自到卫国去“归宁”,可是,从她的心情上来说,是多么渴望能够再回卫国去看看,为了达成这个愿望,她甚至不怕路途遥远和凶险,甚至想要不顾礼仪规范而去做“非礼”之事。 然而,“卫女”终究没有真的违背礼仪规范而强行回卫国,而是用礼节制住了情。如果卫国的君臣们当初能够“以礼节情”,卫国也就不至于堕落到这等地步了。即使是从此时此刻开始,卫国君臣能守礼爱民,卫国也不是不可救药。 “驾言出游”的意思是,驾起车来,我要去出游。意味着“卫女”克制住了自己“归宁”的精心构想,按捺住了自己强烈的忧思,把“归宁”改为“出游”了。她所乘坐一定是那辆“载脂载舝(霞)”的车;所谓“出游”,也只是在本国境内外去散心。 “以写我忧”,意思是说,我想通过出游,解除我内心的忧思。《毛诗诂训传》说:“写,除也。”也就是说,这个“写”字,不是“发泄”,而只是找个方式解决问题。可是,“卫女”想要解除的是对卫国的忧思,而病根仍在,这种忧思也就无法解除。 今晚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群友,谢谢群主和管理员!各位群友若有疑问,敬请把问题发到我个人窗口,等待参考性答复。不再在各群窗口内做答,谢绝闲聊和争辩,无礼不答。 今晚的讲座文稿,请到我空间的“日志”中去查看阅读。【若哪个群不想继续《诗经》和《大学》两个系列讲座,请群主告知,下次就停止在贵群直播。】再见!晚安!


归宗以正,躬行待来。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