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秋雁南回文学社区现代文学缪斯乐园 → 《李可乐抗拆记》畅销胜过韩寒郭敬明的真相


  共有596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李可乐抗拆记》畅销胜过韩寒郭敬明的真相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巴曙松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钩文诗童 贴子:1 积分:5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1-18 21:10:00
《李可乐抗拆记》畅销胜过韩寒郭敬明的真相  发贴心情 Post By:2011-1-18 21:10:32

 

编者按:著名作家李承鹏新作,长篇小说《李可乐抗拆记》刚刚上市不久,已经蹿升各大畅销书排行榜前列。在当当网,排名24时畅销榜第1名;在卓越亚马逊,排名新书排行榜第3名。均超过了同期上市的郭敬明长篇小说《爵迹2》。李承鹏,这位新浪网著名的人气博客王,初涉小说,为何能这么短的时间赢得读者?对此,李承鹏的回应是: 只要你做有心人,你就一定能了解到真相;只要你敢写真相,你一定能写出非常好的文学作品。


  泼辣、诙谐、犀利、幽默,最重要的是它离现实的距离趋于无穷小。


  李承鹏最新出版的小说《李可乐抗拆记》,被冠之为一部描述“拆迁”与“抗拆迁”的百科全书。李承鹏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的这部现实主义文学作品而自豪。


  再也不会有比这部小说更靠近现实的写作了,以至于人们开始好奇,这本书究竟能卖多久呢?但愿如李承鹏所愿,让它多飞一会吧。


  《李可乐抗拆记》讲述了一个因为无力购房而与女友濒临分手的普通男人李可乐,无意中听说了丁香街即将拆迁的消息,本打算坐享渔翁之利,却在亲历了强拆、冲突、断臂、自焚及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等惨烈事件后,和居民们一起走上了钉子户的抗争之路。


  关注时事的人很容易从现实里找到李承鹏写作时的参考事例:促发李承鹏写作念头的正是2009年11月发生在四川成都的唐福珍自焚事件,事发地距李承鹏老家仅十来分钟的车程。《李可乐抗拆记》就像是李承鹏写给这个社会的“情书”,残酷,但真实。


  恰恰,又是恰恰。李承鹏有时真的好像拥有某种特殊能力,《李可乐抗拆记》写的完全就是我们当下经历的;而他和别人合著的前一部作品《中国足球内幕》也生逢其时,出版前“打假扫黑”的公安部专案组成立了,出版后一个半月中国足协领导南勇和杨一民被警方带走;再往前说,他6年前写的第一部小说《你是我的敌人》里,提到了北京海淀区国土局把工业用地改成了商业用地,小说出版后一个月,北京某区国土局被抓走了好几个人。


  “其实事实就这么回事,不是我多神秘,大家都知道的。”畅销作家李承鹏的魅力可能就在此,他试图恢复小说的现实主义力量,而不单沉溺于风花雪月帝王将相。


  新民周刊:是什么让你要写这部小说呢?


  李承鹏:唐福珍自焚发生在成都,就在我家附近,开车过去十来分钟。我听说这事后,先在博客上写了篇杂文,然后赶去了现场,当时她已经被抬走了,家属也被扣了,现场也停止了拆迁。我回去后发现那文章不见了,就又贴了一遍,然后赶去医院,结果有关方面不让我看,就没看到人。回家后发现那篇文章又不见了,非常气,那时就动了写小说的念头。


  新民周刊:当时你最想写进小说里的是你在现场看到的内容吗?


  李承鹏:有关部门里有我过去的同事,给我打过电话,他到最后就说了点大家都明白的道理,原话应该是“发展中国就是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我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你要牺牲的是哪部分人的利益呢,是官僚呢还是老百姓?是多数人呢还是少数人?一百人是公众,一个人就不是公众?后来我把这段吵架写进了书里(见书中第39页),当时我和他说,你们很阴险,同样的事情连做九十九次,所有人都没有利益了。他哑口无言。


  新民周刊:从头到尾你的笔调都是略带幽默的暗色调,但结局忽然转弯,有点理想主义的圆满。


  李承鹏:这个小说写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在危崖上舞蹈”,而且我希望结尾是光明的。文学不可能改变社会,但文学可以改变心情。我不至于傻冒到想让这本小说来改变社会,但我也不会傻逼到不想改变大家的心情,所以我用了个“光明的尾巴”,我希望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我让每个人都拿到了拆迁款,可以有钱再造一条“丁香街”。但我不会渲染到太违背现实,比如像春晚常唱的那种“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那样的,这是谄媚的尾巴,我不能麻痹大家。


  新民周刊:你能让结局变得圆满的原因是你在小说里为受拆迁之苦的人出了一招,就是让身份证和房产证等合法的证件“消失”。这是你从现实里学来的吗?真管用吗?


  李承鹏:七年前我写房地产专栏时,知道了这个故事,在一个我很熟悉的城市里,有一小群人用类似这样的办法,成功地击败了开发商,让他欲哭无泪。当时他们的这个办法还有很多漏洞,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完善它,写到这本小说时终于想出来了,应该是非常具有可操作性的。


  新民周刊:你多次说过自己是一个低俗的人,而小说主人公李可乐好像也正是这样的一个人,据说原型就是你和身边的一群坏哥们。你怎么看待《让子弹飞》里写到的老百姓群体呢?


  李承鹏:姜文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不是,我是个低俗主义者,理想是改变不了社会的。张麻子是一个农民起义军的形象,而我反对暴力革命,我主张用智慧,不然我无法指导我身边的年轻人如何迅速地买到房,无法教会他们生活的机智,这也是需要大无畏的精神的,就好像李可乐怎样逃出精神病院,怎样让丁香街的人拥有自己的房。李可乐比张麻子更大无畏,他手上没有枪,而张麻子是在一个谁都可以轻易拥有枪的时代,你说谁的反抗更艰难呢?


  新民周刊:你的书在出版时往往会有相应的社会大事件发生,一次又一次,这还是巧合吗?


  李承鹏:这本书进印刷厂那天发生了钱云会事件,还有去年的《中国足球内幕》和我六年前第一本小说《你是我的敌人》都说中了一些事。我显然不是公安部的卧底,他们也不会提前告诉我,我更不会未卜先知。当一个作者都忍受不住社会现象,当一个作者都能够通过第一手采访轻易得到真相,其实社会上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也代表着强权已经肆无忌惮太嚣张,这也代表着它要出事了,就是这么回事情。


  新民周刊:洪晃夸你的小说是文学版的《让子弹飞》,把当代中国非常准确地用各种故事,以让人既感叹又想笑的形式给写出来;麦家也夸你是对传统文学的拆迁。


  李承鹏:现在很多导演在研究,到底该站着挣钱,还是坐着挣钱,或者躺着挣钱。不管是导演还是作家,只要是搞创作的,应该跪着挣钱。你确实要跪在这片土地上,看老百姓到底是怎么生活的。我们的作家天天坐在书房里,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我特别讨厌坐在家里的“作家”,“作”在北京话里还可以读成第一声,折腾的意思,我愿意当这么个“作家”。在了解当下方面,不是我怎样,而是只要你做有心人,你就一定能了解到真相;只要你敢写真相,你一定能写出非常好的文学作品。


  新民周刊:但我们确实看不到太多写当下的现实主义作品。


  李承鹏:很多作家是被包养和赞助的,如果某人平时多发出点犀利的声音和尖锐的调查,那可能就拿不到赞助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写写历史小说,坐在屋子里瞎编乱造,说说古人和秦始皇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的读者在文学上是可怜的,他们需要人帮着去呐喊,但他们没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读本。


  新民周刊:对你来说,可供写进小说里的社会现实够吗?你没有压力吗?


  李承鹏:这次我就做了一个“恶毒的实验”,我想证明给他们看,只要作家愿意接触生活,一定会有无数的好题材;只要你敢描写当下,你就会得到拥戴。他们老是谴责读者没品位,我觉得是他们自己没品位。有些人是被包养的,有些小说是被赞助出来,而不是写出来的,他们永远没有压力。我们是在压力之下写作,写得好才能卖得好;为老百姓说话,老百姓才会给你埋单。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