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秋雁南回文学社区专题文学江湖玄传 → [原创]杀手日记(十八)


  共有592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杀手日记(十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醉中花慢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临风醉弈轩主人
等级:特邀嘉宾 贴子:146 积分:828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5-4-1 23:52:00
[原创]杀手日记(十八)  发贴心情 Post By:2011-3-9 21:33:20

 


我没有死。

很多年前,有一个武林怪杰曾说,人能做的事,很多时候比几根草药要多得多。我现还活着,所以觉得他这句很对。



玉狮子楼的人也许想不到我现在已经离他们千里了罢。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知道我没有死,至少,他们在没有找到我的尸体之前,他们不会认为我已经死了。

不过,这已不是我所关心的事了。左无羽没有也不过才了四年又三个月,我并不奢望比他逃得更久。我现在还活着,这就很好。



这个小镇真的很小,至少没法和云州相比。不过,这正好。越是人少的地方,我就越安全。

我并不是怕死。命运让我做了杀手的那一天,我就想过结局。只是,能安静地过上一段时间,哪怕几天,何尝不是一个杀手的幸运?

我把大概有五两的碎银丢给李记客栈的掌柜时,他的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大概这一生他也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银子吧?他说,我可以在这里住一年。对我也倍加殷勤起来。我淡淡地笑了笑,这和当年我在金马赌坊里给那些小厮一样,只要有银子,这世界哪里都一样。

我也并不担心身体内的残毒。十三铁马堂遍布南七北六十三省,势力何其庞大?也许我的残毒还没有完全清除的时候,他们已经找到我了。



这里的阳光真好呵,也许每个地方都有这样的阳光罢,只是我过去从没认真留意过。

可是,我遇见了麻烦。

过去从没想过,银票用不出去会是一种麻烦。

云州城多大呵,哪有花不出银子的地方,便是一万两的银票,一天也不一定够花。可是,我身上的散碎银子已经用完了,仅有的一块五两碎银也丢给了李掌柜,身上最小的银票也是一百两的。这个小二却从没见过银票,居然说我拿张道士画的道符骗他。我不知道心里是应该什么感觉。

可是,我现在不能象以前一样,这里也不是云州。我问,那怎么办?我的语气很诚恳的。

小二把掌柜找来。那掌柜到似走过不少地方,仔细看了看银票,又看了看我,道,客官,你这的确是正宗的大丰钱庄的银票。

我又道,既然是真的,难道不能用?

掌柜为难道,看客官面生,我们这里是小地方,没有谁能找开这么大的银票。

我又道,那怎么办?

掌柜道,看客官也不是个赖账的人,但我们是小本生意,如果客官实地没有散碎银子,就在我这里帮两天工,算是抵账吧。

我心里几乎要大笑起来,他要我在这里帮工?!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



帮两工有什么?一个真正的杀手,会的东西往往在常人想象之外。很多时候,要杀人,总要巧装成不同职业的人。只要我还能在这个地方安稳的过一段时间,即使不能躲过玉狮子楼的追杀。

我心里甚至怀疑,难道我真的想归隐了?如果我真的逃到深山中,说不定真难安稳一生?

但是,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

薛冷的到来非常意外。

如果说象我这样的杀手,杀人总是寻求最合适的机会力求一击而中的话,那么对于薛而言,只要看见了他的目标,那就随时都是他的机会。所以,他要杀的人往往是被他拼死的,有的甚至是被他不停的追杀吓死的。这也许也是他在杀手界里十分出名的原因吧。

我之所以一眼就猜出他来,就是因为他在杀手界太有名。

我知道他并不是追杀我的。虽然当时的我尸体没有人找到,但也只是玉狮子楼在安排人找我。他不是楼中的人。

而且,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到这里,只要总堂里没有发出命令,他们就算认出我了,也可以不管。何况,我易了容。

但是,他却在这里杀人了。

我把酒菜端了上去,他的感觉似乎好了许多,独自倒了杯酒,正准备喝时,突然闯进一个四十来岁的大汉。那大汉一见他,转身便想跑。他忽然喝一声,站住!

那大汉真的就站住了,然后转身,面色死灰。

他冷笑道,你运气真是不好,没想到我反而跑到你前面了吧?

那大汉忽然大声道,横坚都是死,既然逃不了,那就来吧!说罢把手中长刀一扬,颇是威猛。

薛冷缓缓站起身走了出去。

我知道,这大汉大概才是他要杀的人。



薛冷杀了那大汉,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又回到酒桌上,端起了酒杯。

这时,从外面蹒跚着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叫化子,走到桌前,道,大爷,行行好,给口饭吃吧。

薛冷头也不抬,道,滚开!别扫了大爷的兴致。

那小叫化子却不离开,这样的事他也见得多了,又道,大爷,可怜可怜我吧,给口吃的吧。

他的话刚说完,一道血光飞溅!那小叫化已经倒地不起。

杀手杀人是很正常的,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但他转眼间就杀了这个乞讨的小叫花子,就象喝了杯酒一样平常。

掌柜的冷冷地看着他,,一丝奇怪的表情闪过。

我一直觉得,杀手也应该有杀手的道德,不能滥杀,不然这个杀手就不值钱了。但总有那么一种人,觉得杀人是一件很快意的事,比如薛冷。

并非我清高,虽然杀手往往清高,但我的确很讨厌他。

我讨厌滥杀的人。

所以,我想杀了他。



薛冷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他没有死在要杀的人手里,却死在这荒村野店的一个貌不出众的店掌柜手里。

我没有想到这老掌柜竟有如此手段。有这样的手段,在江湖理应很有名才对,不是一方之雄,也用不着在这荒村野店过这么清苦的日子。

我道,你不怕惹上麻烦?

他笑了笑,他不该在这里杀人。

我道,你知道他是谁?

他道,十三铁马堂的吧。

我大吃一惊,那你还杀他?

他淡淡地道,禁止滥杀本是十三铁马堂的一条铁规,可惜你们都不知道了。江湖人只管江湖事,

我又吃一惊,我们?

他笑道,是。

我背心在发冷,你是谁?

他道,我是谁不重要,但我却知道你有办法把这里处理干净,算作你的饭钱。我不希望有人来这里打扰我做生意。

然后,他又道,你不适合在这里。

我道,为什么?

他道,因为你也想杀他。



这个老掌柜和十三铁马堂是什么关系呢?

他知道薛冷是堂里的人,却杀了他;他知道我也是堂中的人,为什么还放我走呢?

还有——

他道,你是不想问,象我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默然。

他笑道,你知道象我这样的人这世上还有多少?如果我们都复出了,江湖江是别一个格局。但是,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坚持。有一天你会羡慕我的。

但是,他错了,我其实现在就很羡慕他。

但是,十三铁马堂的人会找到这里吗?

天大地大,我该到哪里呢?

我还是必须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3-9 21:34:33编辑过]


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别离,三杯上马去。
0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